前夫上门,要我给他跟崽崽一个家沈颖汐盛淮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颖汐盛淮渊)前夫上门,要我给他跟崽崽一个家最新小说

小说《前夫上门,要我给他跟崽崽一个家》,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主角是沈颖汐盛淮渊,是著名作者“沈颖汐”打造的,故事梗概:第7章更何况此刻,他的身体中一股强烈的想法支配着他的理智,根本容不得他想更多后果他只想要她感觉着一股力量将她拉到男人的怀里,沈颖汐真得慌了,“盛淮渊,别这样,我求求你了,你放开我…”“你没有说不的权利”男人站起身,一手扣住她的后脑,炽热的薄唇封了下来沈颖汐吓得眼泪直冒,平常这个男人就不温柔,此刻,她怎么可能承受得住?他的口中传来的酒气,令沈颖汐更加害怕了,这个男人还是喝过……

小说:前夫上门,要我给他跟崽崽一个家

作者:沈颖汐

角色:沈颖汐盛淮渊

热门小说《前夫上门,要我给他跟崽崽一个家》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沈颖汐”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展薄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点点头,“好,我保证早点送你回家。”“可我没有晚礼服。”沈颖汐无奈道。“我来安排…

前夫上门,要我给他跟崽崽一个家

《前夫上门,要我给他跟崽崽一个家》精彩章节试读 免费在线阅读

沈颖汐并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她还没有拒绝,展薄便双手合什,露出了像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她,“拜托你了,我找不到别得女伴。”

沈颖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你别骗我了。”

但她还是作为朋友答应帮他了。

“好,那你记得早点送我回家。”

展薄的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点点头,“好,我保证早点送你回家。”

“可我没有晚礼服。”沈颖汐无奈道。

“我来安排。”展薄勾唇一笑,已经开始期待她穿上晚礼服的样子了。

下午四点半,高级礼服店。

沈颖汐选了一条黑色晚礼裙,裙身的亮点在于裙摆处那垂坠的一片钻珠流苏,打破了黑色凝重的气氛,尽显女人风情,既不失简约,也足够大气。

她挽起一头黑色长发,以珍珠发扣简单挽住,耳畔处几缕碎发点缀着,蓬松而随意的美感。

展薄在前面的沙发上看杂志等着她,在听见楼梯处传来脚步声时,他不由回头,这一眼,便几乎夺去了他的呼吸。

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沈颖汐的美是一眼望不穿的美,当觉得她已经足够迷人的时候,只要再稍作打扮,她还可以更美。

“先生,您的女朋友真漂亮。”一旁的服务员朝展薄说道。

展薄的嘴角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谢谢。”

是啊!这四年来,他除了创办公司,好像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如何追求沈颖汐的身上了,只是公司成功上市,而追女人这一块,他却原地踏步。

纵然他捧上一颗注满深情的心,沈颖汐却总是拒绝干脆,即伤他的心,却也激发了他更加强烈的斗志。

他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女人追到手。

沈颖汐来到展薄的身边,展薄一米八六的身材,英俊潇洒的面容,和沈颖汐站在一起,还真得很是绝配。

“走吧!五点了,该去宴会那边了。”展薄朝她道。

沈颖汐看着展薄,上下打量了几眼之后,她不由眯眸问道,“展薄,你家到底是什么背景。”

展薄神秘一笑,“我不过就是一个香水公司小老板而已。”

沈颖汐才不相信,展薄的实力以及他身上这份贵公子的气质,都在告诉她,他一定还有更大的背景,但由于沈颖汐和他只做朋友,所以也不会追问到底。

就拿今晚这套晚礼服来说吧!已经超过七位数了。

仅仅一场晚宴,他就出手这么大方,沈颖汐真怀疑他的背后还有更雄厚的实力。

一路上聊着新研发产品的事情,沈颖汐想到联系不上的英子。

她非常感谢在当年她落难的时候收留她的朋友,她想,等哪一天有空了,就去英子的家乡看看,她在那里住了半年,对那里的影响非常深刻,那里有满山坡的野花,那里有纯净的天空,以及质朴的人。

她现在身为一名调香师,她最喜欢去寻找那些不知名的花香了。

不远处的摩天大厦之中,夜色笼罩之下的盛世集团,景观灯壮观无比,宛如连接天地的一根巨柱。

总办室。

盛淮渊拿起手机拨通了保镖的号码,“少爷送到家了吗?”

“刚刚到家。”

“今晚你们呆在那,替我照顾好他,我要晚点回来。”盛淮渊今晚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

因为是母亲在世好友举办的,所以,他不能不给面子。

助理楚铭敲门进来,“盛总,该出发了。”

……

市中心七星级酒店。

今晚这里豪车云集,全市名人巨腕皆数被邀到场。

展薄带着沈颖汐到达酒店大堂,展薄高大帅气,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息,沈颖汐站在他的身边,显得纤细迷人。

展薄也在时刻展现着他男人的魅力,而今晚,他更加刻意的希望沈颖汐注意到他,对他动心。

沈颖汐也不是木头,展薄的心思,她看在眼里,却无法回应。

因为她的身心曾被另一个男人伤得体无完肤,差点毁了半条命,从此,她对男人敬而远之,哪怕再优秀的人,也再无半分心动。

宴会厅里,客人纷纷准时到达,宴会厅里已经是热闹非凡,杯盏交错,官盖云集,宾客们个个举止非凡,谈笑风生。

一派上流宴会的繁华景象,他们全都是各行各业优秀的领军人物。

展薄带着她和几位商界人士打招呼,那些男人表面上和展薄交淡,但眼神却禁不住在沈颖汐的身上移动。

沈颖汐被看得不太舒服,也不能表露,她真得不喜欢这种逢场作戏,虚于委蛇的感觉。

此刻,在酒店的大厅门口,黑色的布加迪跑车车门打开,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迈下来。

男人拢了拢西装,即便不言不语,浑身却散发着令人俯首称臣的强大气场。

十楼的宴会厅里,大门敞开,水晶灯光下,男人那张尤如女娲娘娘亲自凿刻而成的五官,魅力惊人,他的出现,直接令宴会厅的女人乱了心跳。

也令整个宴会厅的年轻男人们,瞬间被压得黯淡无光。

他是谁?

这是一个长者风范的男人从人群里走出来,非常开心的迎了过来。

“淮渊,你来了。”

“长浩叔。”盛准渊打招呼。

“上次见你,恍惚觉得很久的事情了,你能来,真是我们的荣幸啊!”

盛渊淮微笑颔首,“长浩叔客气了。”

旁边几位年轻女孩们纷纷骚首弄姿,试图引起这个男人的注意,当他的目光扫过来时,又纷纷羞赫得慌乱无措。

天哪!好帅。

这时,盛淮渊看到了一个身影,他朝面前的长者道,“长浩叔,我去和朋友打声招呼。”

“好的!去吧!”

盛淮渊看到他一个学长,对方回头也看见他,两个人不由击了一个拳头,这是男人的打招呼方式。

此刻,在宴会厅的阳台上,展薄来这里也是为了商业交流而来了,而沈颖汐则趁机留到了阳台上吹风,这会儿总算偷得一点点空闲,享受一份美酒,远眺风景。

阳台的氛围灯光下,沈颖汐一袭黑色高腰晚礼服,宛如来自夜下的精灵,清纯漂亮,楚楚动人。

她吹了一会儿风,手机响了,是展薄在找她了。

沈颖汐一边接起,一边走出阳台。

“喂!”

“你人呢?”展薄低沉寻问而来。

“我在阳台呢!”一边说,沈颖汐迈进了宴会厅的灯光下。

而此刻,在离阳台不远处的人群里,一道饮酒的身影,不经意的一扫,男人的瞳孔瞬间发生了十六级地震。

男人饮酒的动作在僵顿间,酒液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真接滑入他纯手工的西装上,他才惊得回过神来。

他修长的手指性感又优雅的拭过他的嘴角,目光正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

就像一头受到惊吓后瞬间冷静的野兽。

他盯着那个灯光下的身影,有些人,真得就是突然出现了。

毫无预告,猝不及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