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紫溪秦茂华(置酒宴所欢)免费阅读无弹窗_置酒宴所欢花紫溪秦茂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置酒宴所欢》,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花紫溪秦茂华,由作者“相思意”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霄长乐对苏璃欢有特殊情感一事被众人知道的最终结果就是:苏学士和苏夫人准备尽快把女儿的婚事定下现在的情况是,皇上对她有心,但是碍于她男子的身份而苦苦压抑万一将来某日皇上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届时苏氏的罪责就难逃了欺君之罪上再加一罪,下场可想可知只有让她出嫁,让苏若程重回翰林院述职,让皇上确定自己喜欢的人的的确确是一个男子,这才有可能真如他所言的逐渐断了念想那样,苏璃欢和苏府众人才能真正的平安……

小说:置酒宴所欢

作者:相思意

角色:花紫溪秦茂华

网络作者“相思意”的经典佳作《置酒宴所欢》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接着,是他的胸膛。原本以为,身为大离至尊,他该自小养尊处优,却未料到,除了右腹处的伤口,他光裸的上身还有大大小小数十道的陈旧伤痕,有些苏璃欢能认出是刀剑伤,有的她也分不清。“皇上,”她轻抚他胸前一处较为明显的旧疤,心疼地问:“这里是怎么伤的?”“唔,那里啊,是朕被立为太子那年所伤。”“疼吗?”“过去…

置酒宴所欢

第11章 免费在线阅读

这个人,这个身体,从今以后都再见不到了。

一想到这点,苏璃欢的眼眶便发酸。

亲吻他的动作,亦格外热烈。

她吻他的喉结,那里,不仅会发出令百官为之震慑的指令,也常满含情意地唤她一声“苏卿”。

接着,是他的胸膛。

原本以为,身为大离至尊,他该自小养尊处优,却未料到,除了右腹处的伤口,他光裸的上身还有大大小小数十道的陈旧伤痕,有些苏璃欢能认出是刀剑伤,有的她也分不清。

“皇上,”她轻抚他胸前一处较为明显的旧疤,心疼地问:“这里是怎么伤的?”

“唔,那里啊,是朕被立为太子那年所伤。”

“疼吗?”

“过去太久,朕早忘了。”霄长乐道。

还有此刻她的整个人,月色下,苏璃欢浑身湿透,束胸和衬裤都紧紧贴在身上,若隐若现,勾勒出世间最曼妙的曲线。

霄长乐一下子气血上涌,他轻巧一个动作,便反客为主,将苏璃欢按压在身下。

翌日。

晨光微明,金乌从地平线缓缓升起,霞光洒满大地,凉风带来树叶的清香。

苏璃欢青丝如海藻般铺满整片草地,在朝霞下,她浑身洁白,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犹如下凡的仙子。

“皇上、皇上……”

谁在旁边说话?

“住口!”睡梦中,霄长乐厉声斥道。

李茂全身子一僵,马上颤栗着跪下,“皇上,奴才救驾来迟,请您恕罪!”

他一跪,身后跟着的一众大内侍卫,亦整齐划一地随之一道跪下。

“请皇上恕罪!”

震天的声音,惊得林中的鸟儿齐齐扑簌簌地飞远,逃离这危险之地。

而霄长乐也终于被扰得从春梦中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睁开一双凤目,先淡淡地在李茂全等人身上扫过,继而又看一圈四周,随后,薄唇微抿,不悦地问道:“苏卿呢?她人在何处?”

“回皇上,苏大人此刻已经回府了。”

“回府?”霄长乐眸光如刃,冷声道:“她竟敢将朕抛在这里,自己独自回府?”

李茂全被他的语气吓得一抖,忙颤声回道:“皇上,苏大人因见您伤势严重,这才深夜下山给在京中搜查的奴才送信的,本来她是要随奴才一道来的,可是,刚一指明方向,她便晕了过去。奴才无法,只好先派人送她回苏府了。”

闻言,霄长乐的怒气这才散去。

可是紧接着,他又蹙眉道:“你说她晕倒了?快,给朕备马,马上去苏府。”

一定是他昨夜动作太大、伤着她了。

“皇上,您身受重伤,咱们还是先回宫吧。”李德全忙劝道,“何况,那批刺客的幕后之人还没抓到呢,如今京中实在危险。”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霄长乐。

的确,那些刺客胆敢在京中最大的酒楼行刺,那么肯定还有后招。

他倘若此刻去苏府,只会给她带来危险,也会曝露自己的软肋。

这般一想,霄长乐便淡淡道:“回宫!”

因为被刺一事李茂全已经暗中将消息压了下来,所以回去时,阵仗倒也不十分大。

然而为了安全起见,这次在马车四周安排的侍卫和暗卫加起来是昨日的几倍有余。

时辰还早,宽阔的街肆上并无太多的行人,只有一些卖早点的铺子开了门。

马车辘辘,转过了朱雀大道,自苏府跟前驶过,又一直朝着皇宫朱墙的方向而去。

直到车辆走远,苏璃欢这才自门前的石狮子背后闪身出来,怔怔地看着消失在街角的马车背影。

“小姐,我们进去吧。”一旁的兰馨道。

苏璃欢点点头,折腾了一晚,她此刻一丝力气也无,便靠在兰馨身上,往清苑行去。

回到房中将门关紧,兰馨这才着急地问道:“小姐,您昨夜去哪里了?没出什么事吧?”

说着,她一脸担忧地看着苏璃欢。

昨日小姐一夜未归,她在清苑中也是担惊受怕、一宿未眠。

今天一早,她便焦急地守在府门口,恰好遇上了被送回的苏璃欢。

她看着极为吓人,衣物凌乱,上面有大片黯沉的血迹,嘴唇苍白发青,尤其是整个人还失魂落魄的。

一想到昨夜,苏璃欢微微垂睫。

她现在浑身都痛得厉害,然而最痛的,还是她的心。

强挤出一丝笑意,她道:“我没事,昨天遇见了歹人,幸好得一位英雄相救,这才躲过一劫。这件事你别告诉老爷、夫人,免得他们担忧。”

“小姐放心,兰馨明白。热水已经备好了,兰馨服侍您洗个澡,再上床躺会儿吧?”

“好。”苏璃欢轻轻点头。

因为身上处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尤其是双腿间,更是红肿不堪,苏璃欢也不许兰馨近身伺候,自己挣扎得泡了半刻钟澡,又回到床上,闭眼补觉。

睡到近正午时分,苏璃欢被外头的声音吵醒。

于是唤了兰馨进来,问道:“外头何人在说话?”

“回小姐,是夫人房中的绣春姐姐,说夫人请您过去一道用膳,有事相商。”

苏璃欢闻言,便道:“你让她先回去,说我随后便到。”

一时兰馨伺候着她起身梳洗,又给她挽了个家常的流云髻,主仆二人这才徐徐往苏夫人院中去了。

“娘。”

“欢儿,今天怎么气色有些不好?”苏夫人并不知晓昨日的事。

“女儿没事,大概是昨夜没有睡好,娘找女儿有什么事吗?”

说到这个,苏夫人笑了。

她拉着苏璃欢走到自己跟前,细细地从头到脚打量她一遍,又是欣喜,又是感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