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缘多糖不加冰(主角别惹炮灰,光环给你踹飞)免费阅读无弹窗_主角别惹炮灰,光环给你踹飞宋缘多糖不加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别惹炮灰,光环给你踹飞》,主角分别是宋缘多糖不加冰,作者“多糖不加冰”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对不起,我毕竟是个外人,有些事不方便说”宋缘低下头抠手指“不怪你,明天记得来上班”“好的”宋缘在心里叹气看来老板真被刺激到了,这个婚,明天非求不可唉~安排好贺悬年的住宿问题,宋缘最终还是赶在阿姨关门前最后一分钟进宿舍楼次日,被电话铃吵醒同事小张问她怎么还没来宋缘猛地睁开眼睛:“抱歉,起晚了,这就来”匆匆洗漱后,宋缘抓起手机就往外赶到店时,贺悬年正被另一个同事赵哥指挥着站在梯……

小说:主角别惹炮灰,光环给你踹飞

作者:多糖不加冰

角色:宋缘多糖不加冰

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别惹炮灰,光环给你踹飞》的作者是“多糖不加冰”。其中精彩内容是:宋缘默默将贺悬年推进更衣室,简单示意了一下穿法和前后。一件套头卫衣、一条松紧运动裤,很好穿。不一会儿,贺悬年穿好出来了。可惜里衣没脱直接穿的,看着有点别扭,宋缘又让他进去脱了重新穿…

主角别惹炮灰,光环给你踹飞

第5章 带球跑照进现实 免费在线阅读

徐婉宁没有回答帅哥,反而笑着跟宋缘解释:“这是我一个老朋友,刚好来这边出差,你这是……交男朋友了?”

宋缘摇头:“这是我老家来的侄子。”

“哦~”徐婉宁点点头,随后才用一种刻意保持距离的语气跟成熟型帅哥说,“我觉得不错,很适合明天见客户。我建议你下次出差自己拿行李,别托管,万一又丢了麻烦。”

仿佛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会陪一个男人逛街买衣服。

宋缘默默将贺悬年推进更衣室,简单示意了一下穿法和前后。

一件套头卫衣、一条松紧运动裤,很好穿。

不一会儿,贺悬年穿好出来了。

可惜里衣没脱直接穿的,看着有点别扭,宋缘又让他进去脱了重新穿。

这时候,服务员已经将成熟帅哥的衣服打包好,徐婉宁站在店门口和帅哥挥手告别,帅哥却没有走,反而冷着脸质问:“徐婉宁,你在心虚什么?”

“没有,你快走,明天还要见客户,状态不好影响谈判。”徐婉宁也冷了声音。

帅哥冷笑了一声,难得将目光施舍给别人:“这位女士,你和徐婉宁是什么关系?”

帅哥气场太强,近乎压迫,换好衣服的贺悬年开门就看见有人在为难他娘,立刻站在宋缘面前:“你做甚!”

“我只是问她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紧张过头了!”帅哥不屑地扫了眼戴口罩的“假发”少年,却忽然发现对方似乎是真头发,不过他并不关心。

贺悬年并未被其气场压倒。

再怎么说,他也做过行军子总管,是跟随行军总管抵御了贼寇、拿了军功的少年侯爵。

他只是习惯在母亲面前收敛锋芒。

贺悬年眼中迸发的狠厉让成熟帅哥不禁讶然,却也只以为是少年人争强好胜的冲动在作祟,并未放在心上。

站在贺悬年身后的宋缘早已趁机私聊徐婉宁。

【实说?】嗅到八卦气味的宋缘知道,这个问题一点也不简单。

徐婉宁可是公认的准老板娘。

【游戏。】

宋缘扯了扯贺悬年,示意他让开,然后对着成熟帅哥笑了笑,说:“我和婉宁姐是游戏里认识的,后来聊天过程中发现在同一个城市,就约了线下见面,有什么问题吗?”

成熟帅哥微微挑眉,也不知信了没。

他沉默了几秒,直接拉着徐婉宁走了。

贺悬年看得一头雾水,小声和宋缘嘀咕:“什么情况?”

宋缘这才想起来,为什么第一眼见到这人就觉得眼熟。

原来是因为徐婉宁5岁的儿子。

这人不会就是徐婉宁死掉的前夫吧?

“跟你没关系。”宋缘迅速结账,带着贺悬年去买鞋,顺便拆了他的头冠放帆布包里。

为此,贺悬年还有点不高兴。

“乖啦,这边不时兴戴这个,入乡随俗嘛~”宋缘拍了拍他的脸。

贺悬年闷闷地嗯了一声,在宋缘看不见的地方用力眨了眨眼睛。

无头衣者是何人?

乞丐、贫者、罪犯、蛮夷、家有丧……

宋缘本来打算带他去理发店,但见他这么不高兴,最终还是算了。

“我们去楼上买个甜甜的冰淇淋好不好?”宋缘哄道。

贺悬年点头,眼里的不高兴正在一点点散去。

母亲的确死在了大梁。

可他们如今却都活在这里。

吃着冰凉又甘甜的冰品,贺悬年开心地眼睛都眯了起来。

“好吃吧?”宋缘也咬了一勺放进嘴里,因为是初秋,昼夜温差大,这一口下去还有一点点冷。

“好吃。”

母子俩边吃冰淇淋边往外走,出了商场,一阵冷风灌进来,穿薄衬衫的宋缘打了个哆嗦。

“要不穿我袍子?”贺悬年说着就要从购物袋拿衣服。

宋缘摆摆手:“不冷,走两步就好了,我们去那边坐公交车,吃完了就戴好口罩,那个黑白的是垃圾桶。”

商场离站台还有一定的距离,两人在路灯下慢慢往前走,远远看去,站台下已经挤满了准备回程的乘客,有的低头玩手机,有的伸长脖子看车来了没,还有的在站台背面看公交路线。

宋缘却在站台30米外看见一辆眼熟的黑色SUV。

路过时,她往车窗里一看,瞬间停下脚步:“老板?”

林星寒闻声转头,勉强地笑了笑:“小宋啊,跟你侄子逛街呢?”

“对啊,您是在等人吗?”

“嗯。”林星寒眼里露出一丝自嘲。

宋缘觉得老板的气场不对劲,连忙说:“那我们就先去站台等了,万一错过了,又是半个小时呢!老板再见!”

“等等!”林星寒发动了车子,“你们现在去店里吗?我送你们。”

“我们坐公交就好。”

“没关系,顺路,上来吧。”

“那麻烦了!”宋缘朝贺悬年招手,“年年过来,这个叫‘林哥’,你今晚就住在他的店里,快谢谢林哥。”

“多谢林兄!”贺悬年叉手微躬。

大梁有人把“父亲”称为“哥”,贺悬年实在叫不出口。

林星寒看见他的头发就知道是个混古风圈的小子,倒没在意。

车子发动,刚好和宋缘原本打算坐的公交擦肩而过,行驶了一段距离后,林星寒忽然问:“小宋,我准备明天跟你婉宁姐求婚,你说,她会答应吗?”

宋缘:我觉得悬……

“这么突然?我们需要干点什么吗?”宋缘故作惊讶。

“的确有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

“东西都买好了吗?要不要我们一起参谋一下方案?求婚可是大事,明天就求,时间上来得及吗?要不要稍微往后延一点?”最后一句才是宋缘真正想说的。

老板人挺好的,万一徐婉宁没点头,得多伤心啊?

而且,宋缘怀疑老板看见徐婉宁和那个男人一起走,甚至还有可能看见了别的。

“什么都准备好了,你们只需要按照我要求稍微布置一下场景就行,后天带你侄子逛街行不?不给你算请假。”

宋缘不说话了。

老板似乎也忘了询问。

一时间,车里只剩下电台音乐的声音。

好半晌,宋缘才重新开口:“老板,你真的想好了吗?”

林星寒却忽然笑了一声,声音悲凉又凄怆:“所以,你也看见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