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吉小婵(都市:神农药王系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都市:神农药王系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姜吉小婵是奇幻玄幻《都市:神农药王系统》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豪哥拉着姜吉走了十多分钟,来到废墟村废墟村顾名思义是建立在城市废墟里的村庄,说是村庄更像灾后的难民聚集在一起形成的群体他们中有钱有身份的抢占了受损不是很严重的楼内,普通老百姓把家安置在残破但是依旧能遮风挡雨的平房内,再惨点的只能在残渣碎片中开辟个地方,搭上帐篷,苟且偷生“还真是废墟啊看废墟规模,以前这里得是个不小的城市呢?”姜吉望着废墟村惊讶的说“当然是废墟了不然怎么叫废墟村据我爷爷……

小说:都市:神农药王系统

作者:有请Big兔崽子

角色:姜吉小婵

经典热门小说《都市:神农药王系统》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有请Big兔崽子”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看废墟规模,以前这里得是个不小的城市呢?”姜吉望着废墟村惊讶的说。“当然是废墟了。不然怎么叫废墟村。据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说,这里曾经不得了,人间天堂呀,人人安居乐业,天天大鱼大肉,花钱如流水,吃豆腐脑的时候都是先来碗漱口,再吃一碗…

都市:神农药王系统

第6章 初次接诊 免费在线阅读

豪哥拉着姜吉走了十多分钟,来到废墟村。

废墟村顾名思义是建立在城市废墟里的村庄,说是村庄更像灾后的难民聚集在一起形成的群体。他们中有钱有身份的抢占了受损不是很严重的楼内,普通老百姓把家安置在残破但是依旧能遮风挡雨的平房内,再惨点的只能在残渣碎片中开辟个地方,搭上帐篷,苟且偷生。

“还真是废墟啊。看废墟规模,以前这里得是个不小的城市呢?”姜吉望着废墟村惊讶的说。

“当然是废墟了。不然怎么叫废墟村。据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说,这里曾经不得了,人间天堂呀,人人安居乐业,天天大鱼大肉,花钱如流水,吃豆腐脑的时候都是先来碗漱口,再吃一碗。直到有一天,天人降临……。”豪哥边走边说。

“天人降临?是创造了世界,创造了五重天界的天人吗?”

“没错,正是他们。听我娓娓道来。传说天人降临,世间陷入战争与混乱,天堂变地狱,死者过亿,任意一场小规模的战争都会屠戮数百公里土地上的生灵。在经历数百年的战争后,天下归一,尽在天人手里掌控。天人建立新的制度,划分五重天界。人也按贵贱不同划分到不同的世界里,如炼狱界、微尘界、凡尘界、胆魄界、御魂界及界外五老仙。每个人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身份。那身份即权利、地位和贵贱!”

“豪哥,贵贱不同,无非是身份不同,贵人有贵人的活法,贱人有贱人的活法。是不是这个道理?”

“兄弟,真不是这样。知道我刚才干嘛逃跑吗?我的身份是小鬼,最低级的人。那女人身份是大鬼,她比我高一级。意味着我根本打不死她!”

“我不明白。如果你战力更强,还有打不赢她的道理?”

“兄弟,你看来是在深渊沼泽待傻了。听过系统天谴吗?天人管辖下的世界,低级身份的人如果要是伤害了高级身份的人,会遭到天人所管辖的雷电袭击。那可是五雷轰顶,会瞬间化为焦炭,一命呜呼啊。”

“什么?如此霸道不讲理的规矩!”

“习惯了。在炼狱界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讲,弱肉强食,谁强谁是爷!上个月隔壁的村,让马贼屠村,并不是那伙马贼人多,也不是那个村任人欺凌,战斗力弱,只因为马贼头目拥有更高级的身份。他可以杀了你,但你不能杀他,杀他会受到天谴。”

“这太不讲道理,太无耻了。”

“哎,没办法,没办法。”

他们说着来到废墟边缘的农场,这里种植着千奇百怪的,五颜六色的花朵。在花海的中央耸立着几栋崭新的房子。

“土财主家?”姜吉问。

“是的。你瞧他们家这房子盖的,五间大瓦房,宽敞的院落,以后有钱了,我也要盖个这样的。”豪哥指了指眼前整齐的房屋。

“奇怪呀。这天气微凉,应该秋天了吧。怎么花开的还这么好?”姜吉好奇的问。

“我们这边四季不分,也许上个月是夏天,这个月是冬天,下个月是秋天呢。你说这花为什么开的这么好,我也不理解,在这样四季不分的地方,花还能开,本身就是奇迹。”他说。

“有趣,有趣。”

“走吧。先把钱赚了再说。”

二人径直走去。

“花爷您老人家在不在?五老仙嫡传弟子前来拜访。”豪哥大声的喊道。

“啥,你是五老仙的徒弟?”姜吉问。

“小点声。骗他们呢。”豪哥小声说。

“哦哦……”

从屋子里走出位年长的老人,他拄着拐杖蹒跚的看着豪哥他们。

“小耗子,你又来骗人。什么时候成了五老仙弟子了。”老人问。

“哎呀。花爷,您误会了。是我旁边的这位,他才是。”豪哥指了指姜吉。

“幸会,幸会。”姜吉急忙装模作样的说。

“哦。那你怎么证明啊?骗子带来的不是骗子才怪了。”老人脸色难看。

姜吉亮出白袍老人赠送的手链,老人眼睛瞬间一亮,他见多识广知道这不是炼狱界的东西。

“那请二位进去,先喝杯茶。正好里面有两位巫医在。你们也帮忙看看,谁是骗子。”老人说着带他们进入大厅。

大厅内坐着两个女人,她们互相看对方不爽,若不是老人在,恐怕早已打起来。

“是你?”姜吉进来看见左侧坐在的女人有些眼熟,仔细瞧去正是打劫碰上的那个女人。 “是你?”那女人看见他们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哎呦。来同伙了。我蒋盼盼做巫医以来,没吃过亏,你胆敢阻拦老娘我赚钱,你也别想好过!”坐在右侧的女人发出威胁的声音。

“你个庸医!我不会让你害了病人。今天我在这里定不能见死不救!”那女人说。

蒋盼盼拿出匕首指着她说:“如果你阻拦我,谁也别想活。”

眼看两个人要打起来,姜吉赶忙上前劝阻:“两位,别着急,别动怒。让我先看看病人是什么情况,咱们再商议好不好?”

“你是什么东西?”两个女人同时质问他。

“他是五老仙的弟子。我认为他有这个资格来给我女儿看病。”老人呵斥着。

说完,他带着姜吉来到女儿的房间外说:“我姑娘在里面,烦请您给她瞧瞧吧。”

姜吉看见房门紧闭,刚想推门进去,让老人一把拉住,怒道:“我女儿尚未出阁,你岂能进入?”

“这……”姜吉有点恼火,心想哪里有隔着门看病的。

“给你一刻钟时间。”说完老人把他留在门口,走了。

看老人离开,他皱着眉头呼唤系统小婵。

“小婵,小婵。”

“主人,在。”

“你潜入进去,帮我看看里面的人到底得了什么病。”

“好的主人。”

片刻后……

“主人,里面的人确诊为过敏性鼻炎引起的呼吸道疾病。”

“哦?过敏源是?”

“花粉过敏。”

“难怪。这院子里种了那么多花花草草的,体质虚弱的话,还是比较容易过敏的。”

他自信的回到大厅看着两位女巫医,拱手问道:“不知二位有何高见。”

“看病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老板把我请来,又不让进去。我看不出来。”给他衣服的女人说。

“哈哈,自己看不出来,还责怪别人。你没本事,还阻拦我看病治病。我已问过太玄高人,花爷的女儿是邪病,邪神入侵,已破坏灵体。想根治,需跟随我上山,与天地共修七七四十九日。”蒋盼盼傲娇的说。

“你简直是谋财害命!”

“你是个骗子,什么也看不出来,敢与我作对。”

姜吉见二人又吵闹起来大声说:“别吵了。我来说诊断结果吧。”

“你说!”两人看着他。

“花爷的闺女,是患了过敏性鼻炎。他家里不是做鲜花生意的嘛。长期接触鲜花,在加上身体免疫力下降,导致鼻子过敏,打喷嚏,由此引起哮喘等一系列的问题。这个病,非常好治。找个没鲜花的地方,待几天,自然会恢复。”他一脸认真的说。

“咦?什么是过敏性鼻炎?”两人异口同声的问。

“哎,给你们说不明白。花爷,花爷,建议您今天把闺女带出去,远离这花海。”他叮嘱着花爷。

老人的脸上露出喜色,他老来得女,这份疼爱谁人能懂呢。

“我立刻安排人,送女儿出去散散心。高人呀,我该如何报答你呢?”他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姜吉挥挥手,想离开。

“花爷,高人是我带来的。他不要钱,我得要。给我一百金介绍费。”豪哥狮子大开口。

“好说,好说。只要小女的病能好起来,一百金算什么。”他拿出小袋钱币递给豪哥。

豪哥看见里面装着碎银子,脸色不悦说:“怎么才这点钱,还不够吃饭的钱。太小气了。”

花爷急忙解释:“这个是定金,等小女好后,一定会奉上剩下的费用。”

“哎。行吧。”说完豪哥和姜吉离开大厅。

大厅内让他们抢劫的女巫医,看他们离开,赶忙跟在后面出门。

蒋盼盼气的脸色发青,好端端赚钱的事情,现在赚不到钱不说,还惹了满肚子气。

“花爷,您遇到骗子啦。”她气呼呼的说。

“怕什么。我像没见过世面的人吗?那位小哥的诊疗建议别出心裁,值得试一试。”花爷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说。

“那你还给钱?还信任他?”

“那点钱还不够我喝壶茶水的钱,至于信任嘛,在没结果前,哪里有信任?”

“那您也不信任我咯?”

“岂敢,岂敢。您的威名谁不知道。只是我女儿尚未嫁人,你就让她与天地共修,以后可怎么见人?”

“哼。那我要看看这位高人是不是真的高人。倘若不是,定要撕碎了他。”

蒋盼盼跺着脚,无奈的离开花爷家。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