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伏川陆井桐(坏种)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坏种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坏种》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信鸽不想念”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迟伏川陆井桐,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陆井桐揉揉眼睛醒了过来这一觉他睡得很踏实,没有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好像有温暖柔和的光一直包围着他迟伏川拨弄了一下他有些乱了的头发:“醒了?吃点东西吧”“麻烦您了”陆井桐接过迟伏川盛好的海鲜粥,尽力扯出一个笑容他看着碗里热气腾腾的海鲜粥,还有被打扫干净的屋子,觉得眼睛酸酸的对他这么好,要怎么回报啊“明天周一,有课吧?”迟伏川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请假吧,休息一天,……

小说:坏种

作者:信鸽不想念

角色:迟伏川陆井桐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坏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信鸽不想念”。小说无错版梗概:”陆井桐接过迟伏川盛好的海鲜粥,尽力扯出一个笑容。他看着碗里热气腾腾的海鲜粥,还有被打扫干净的屋子,觉得眼睛酸酸的。对他这么好,要怎么回报啊。“明天周一,有课吧?”迟伏川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请假吧,休息一天,我陪你…

坏种

第8章 梦境 免费在线阅读

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陆井桐揉揉眼睛醒了过来。

这一觉他睡得很踏实,没有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好像有温暖柔和的光一直包围着他。

迟伏川拨弄了一下他有些乱了的头发:“醒了?吃点东西吧。”

“麻烦您了。”陆井桐接过迟伏川盛好的海鲜粥,尽力扯出一个笑容。

他看着碗里热气腾腾的海鲜粥,还有被打扫干净的屋子,觉得眼睛酸酸的。对他这么好,要怎么回报啊。

“明天周一,有课吧?”迟伏川在他头上轻轻拍了拍,“请假吧,休息一天,我陪你。”

陆井桐抬头,呆呆地看着他。迟伏川笑着捏了捏他的脸,“怎么愣着了,我照顾了你大半天,你抽出一天时间陪陪我不行?”

“我当你默认了啊。”

慢悠悠喝完粥后,陆井桐蜷缩在沙发上。刚刚睡过觉了,这会儿没有半点睡意。

迟伏川坐在他旁边,“学的什么专业?”

“绘画。”

怪不得,他的房间里有很多颜料和画板,还有几张已经完成的,很精致的画作。

“这么厉害。”

陆井桐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

迟伏川拨通周熠的电话,继续和陆井桐聊天。

“为什么不住校?和室友处不来吗?”

“不是。”陆井桐摇摇头,“本来是住校的,但是爸爸不高兴,会去宿舍找我闹事,我没办法,只能在校外租房子。”

陆井桐有些紧张地看着迟伏川,迟伏川捏了捏他的后颈让他放松下来,点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我不喜欢妈妈,她不要我,她自己走掉了,她说我和爸爸都是败类,是坏种,是恶魔。”

“我不喜欢爸爸。”

“我不想让他找到我,我躲起来,但是还是能被他找到。”

“他说他爱我,我觉得好恶心。”

“我想反抗,但是我好像生病了,关键时刻我就没有力气了。”

迟伏川把他搂进怀里,“我带你看医生,别怕,以后都不会怕他了。”

怀里的人带着哭腔,“救救我吧,我好像不想活了,救救我吧……”

陆井桐今晚意外地乖巧,问什么就说什么,基本上把家里的情况都跟他说了。

不过他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什么好事,陆井桐好像是在濒死前最后一次求救,他把自己当成最后的希望,所以会紧紧拽住自己,如果放任不管,那可能后果不堪设想。

“我接受治疗。”陆井桐说。

如果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他想抓住。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很想,亲手杀掉陆生。

*

——

陆井桐躲在桌子底下,看着陆生拽住母亲的头发,狠狠砸向桌角。

“妈妈!”

他冲过去把母亲搂在怀里,“别打妈妈,求求你……”

陆生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你妈妈是个骚货!滚开。看我不打死她!”

他被拎起来扔向一边,无力地看着妈妈求饶,看着爸爸疯了一样踹在妈妈身上。

妈妈望向他,目光带着他不理解的怨恨。

——

“妈妈,妈妈你要走了吗?”陆井桐从房间里跑出来,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见妈妈笑得这么开心。妈妈拿了一张薄薄的纸,告诉他自己解脱了。

妈妈要走了。

“带我一起吧妈妈,求求你了,我不要跟爸爸在一起……”

妈妈脸上的笑意凝固在脸上,转为愤怒,狠狠拽开陆井桐揪着她衣服的小手,“带你一起?哈哈哈哈……”

“你以为我为什么受这么多苦?带你走?”

“你和你爸一样,都是神经病!都是暴力狂!他那样的人渣能生出什么样的儿子?坏种,滚开!”

陆井桐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母亲拖着行李箱,飞快地离开了这个家。没有回头,没有丝毫留念。

——

他听见的最多的,最恶心的话,就是陆生说的,“那女人走了,爸爸只有你了。”

母亲走后,陆生的情绪愈发不稳定起来。有时候竟然能把他错认成母亲。

但每次打完他后,又会抱着他忏悔:“爸爸爱你……对不起……”

他不知道陆生把他当什么,陆生对他有疯了一般的占有欲。甚至有一段时间把他关起来,不离开自己的视线半步。

他想着,等等,再等一等,等他长大就有能力反抗了,等他上大学,就跑到离他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没能等来长大后能和他抗衡的自己,等到了一个一辈子都斗不过他的废物。他也没能跑到陆生找不到的地方,陆生把他从宿舍拽出来,在角落里对他拳打脚踢。

——

晚风有些凉,他拢了拢外套,一步一步走着。他一直想去看海,想在没人的时候慢悠悠在沙滩上闲逛。

而今终于实现了,倒也有些失望。沙滩并不柔软,走在上面的每一步都像踩在刀片上。大海也一点都不好看,没有波浪,没有反射的月光,黑乎乎一片。

他好像看见了大海里被黑色海水包裹的光亮,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应该是没有看错的。

他一步步朝那团光亮靠近,从刀子一样的沙滩踩到柔软的海水里,然后再进一步,再进一步,直到海水没过他的头顶。

他在海水中沉浮,努力寻找大海深处的光亮,却发现原来大海深处和海平面一样,一样的,浓稠如墨汁的黑。

原来看错了啊,哪有什么光亮啊,真让人失望。他就说嘛,他的人生那么灰暗,哪里来的光,哪里敢奢求光啊。

*

“醒醒,快醒醒,听得见我们说话吗?”周熠抓住他的肩膀拼命摇晃。

他给陆井桐做了个催眠,让他直面内心最恐惧的画面,一开始只是冒冷汗,流泪,到后来呼吸不畅了起来,心跳也快得不正常。

如果这会醒不来,可能会一直沉浸在梦里,逐渐分不清是否活在现实世界。

“陆井桐?陆井桐?快醒来!”

他们叫了足足五分钟,陆井桐的呼吸才慢慢正常,心跳也没那么快了。在一声声呼喊中慢慢睁开了眼睛。

“吓死我了。”迟伏川把他抱在怀里。

陆井桐伸手抱住他,“好难过……我好像快要死掉了。”

周熠趁着他不注意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以防万一,“很棒哦小朋友,很配合。”

“没事了没事了,那都是梦,醒来就好了,醒来就没事了。”

陆井同摇摇头,“不是梦,那不是梦。”

那些所有,都是他这十年来所切切实实经历了的,那不是梦,是写实。

他抱着迟伏川抹眼泪,还好还好,还好他醒来了,他真的真的,很贪念迟伏川的拥抱。

周熠写了个单子让宋菁把药拿来,一脸无语地看着迟伏川哄小孩一样抱着人又是哄又是擦眼泪的。

堂堂集团副总,现在是什么样子,真没出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