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气加身:小萌宝她又被天道追着宠(陈盼何盼娣)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福气加身:小萌宝她又被天道追着宠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盼何盼娣)

小说《福气加身:小萌宝她又被天道追着宠》,是作者“千奈奈”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陈盼何盼娣,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陈家正对着出去,正好是一条河,河水很浅,最深的地方不到两米,大部分都是浅水区,只有半米高河宽也只有两三米,平时不涨水的情况下最宽不超过五米,村子里头家家户户大部分都是用这河里的水河水两边,长了不少竹丛,还有各种不知名的野树孩子们平时玩的地方不多,就在附近转悠,夏天更是直接在河里扎着阳阳把盼盼带了出去,来到一竹丛处,说道:“那就在这里玩吧”竹丛旁边还有一丛芭蕉树,上面有芭蕉正开着花,一大块……

小说:福气加身:小萌宝她又被天道追着宠

作者:千奈奈

角色:陈盼何盼娣

现代言情小说《福气加身:小萌宝她又被天道追着宠》的作者是“千奈奈”。梗概:她应道:“不害怕,有什么好害怕的啊?你是妈妈的闺女,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妈妈的孩子,妈妈疼你还来不及。”盼盼的懂事,小心翼翼,刘月全看在眼里。以前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闺女,也听说过何家的事情,毕竟整个镇子也没多大,乡亲们互相传,多少也知道一些。听说何家最小的闺女长得丑,脸上一大块红色的疤痕,而且…

福气加身:小萌宝她又被天道追着宠

第3章 免费在线阅读

盼盼突然的问话,直接把刘月问懵了。

一同问懵的,还有刚准备进屋的陈忠。

盼盼眼巴巴的眼神,看着刘月,那小心翼翼讨好的样子,让刘月心口一抽一抽的疼。

她嘴角扯着笑,眼泪却从眼眶出来。

她应道:“不害怕,有什么好害怕的啊?你是妈妈的闺女,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妈妈的孩子,妈妈疼你还来不及。”

盼盼的懂事,小心翼翼,刘月全看在眼里。

以前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亲闺女,也听说过何家的事情,毕竟整个镇子也没多大,乡亲们互相传,多少也知道一些。

听说何家最小的闺女长得丑,脸上一大块红色的疤痕,而且随着年纪越长越大。

本身何家就生了两女儿,对这最小还长得丑的闺女,十分不喜。

要不是人人都知道何家有这么个孩子,为了面子,何家可能早就把孩子给卖掉送走,甚至可能弄死。

她颤抖的手,轻轻抚摸在盼盼脸颊那块红色印记上。

盼盼轻糯的声音问道:“是不是很丑?”

刘月连忙摇头,“不丑,不丑,很好看,像长了一朵牡丹花呢。”

她说话的时候,眼泪一个劲掉落。

她还问道:“你知道牡丹花吗?”

盼盼懵懂的眼神看着她,摇摇头,“不知道。”

“牡丹花就是……”

刘月用最温柔的声音给盼盼解释着牡丹花的样子,说话间,还顺道安排了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丈夫。

“你去给盼盼弄点吃的,正好今天母鸡下了鸡蛋,你弄点鸡蛋花给她吃。”

陈忠应了声,这才进了厨房。

鸡蛋花指的是用锅装上水烧开,然后将鸡蛋打开,蛋液放进水里搅拌煮熟就可以了。

因为煮的不多,水很快烧开,就可以把鸡蛋打进去,用筷子拌均匀。

不一会,一碗鸡蛋花算是做好了。

陈忠往鸡蛋花加了盐和花生油,一股喷香的味道冲着鼻子而来。

在陈忠端过来的时候,被妈妈安抚许久的盼盼,情绪也好了不少,没了那么多紧张害怕。

闻到了香味,盼盼眼神也变馋了,朝着走来的爸爸看着。

她咽了咽口水,却不敢说半句想吃的话。

刘月把盼盼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既心疼又无奈。

“来,盼盼,咱们吃鸡蛋花,吃完再好好睡一觉,知道吗?”

盼盼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刘月喂的很慢,看着盼盼瘦削的小脸,很是心疼。

大概是饿的厉害,盼盼吃的还有些着急,给烫得呛了下,夫妻俩紧张不已。

等处理好盼盼吃饱,刘月就哄着盼盼躺下睡觉。

“听妈妈的话,好好睡一觉,知道吗?”

小盼盼认真的点了点头,听话的闭上眼。

只是,当刘月正准备起身到时候,一只小手却突然抓住她的手。

刚闭上眼的盼盼,正睁大着眼睛看着刘月。

盼盼问:“妈妈,我以后是不是都在这里了?”

孩子语气没有任何安全感,似乎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再离开去别的地方。

刘月用手在她脸上轻轻抚摸,说道:“对,以后你都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家,我是你妈妈,这是你爸爸。”刘月指着旁边的丈夫。

她还告诉盼盼,“我知道你心里害怕我们不是你的爸妈,放心吧,你就是我们陈家的闺女,因为你和你爸爸长得很像。”

盼盼听到这话,朝不远处的新爸爸看了眼。

她看不出来两人哪里相似。

可大人既然说像,那应该就是像的吧?

问完自己担忧的问题,盼盼也没再纠结,听话的再次闭上眼睛。

大概是盼盼太累了,她刚闭上眼睛没一会,进入睡眠的沉重呼吸声传了出来。

刘月这才放心的给孩子掖好被角,领着丈夫出了房间。

不同于在孩子面前的轻松带有笑容,刘月脚刚一跨出房门,眉头紧蹙。

她看向丈夫,对方眉眼的愁不比她的少。

夫妻十几年,也算是有默契了,双方一对上眼,就知道互相有话说。

为了不吵到孩子睡觉,夫妻俩离远了才说话。

“现在咱们自己的孩子回来了,你有什么想法?”刘月问丈夫。

陈忠抿了抿唇,说道:“这事我刚才跟咱爸也说过了,既然是咱们陈家的种,不管啥样,咱们都养着,就算孩子脸上那块红斑影响了以后,咱们也得养着,毕竟是咱们生的。”

“再说了,孩子有五个哥哥,就算以后真嫁不出去,留在家里,每个哥哥给口饭吃,她也饿不着。”

刘月点了点头。

几个小子虽然皮了点,但是都是不差的,妹妹这个样子,哥哥帮忙提一下也是没事的。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疑虑。

“我生产的时候,咱们家的人都在,生出来的孩子当时都没说有红斑的,全部都健康的很呢,怎么何家养着养着就成这样了?”

当年刘月怀第六胎的时候,也算是高龄产妇了,几个小子虽然在家里生的,但是到了六胎的时候,没生产前就不大好,所以快生的时候,陈家就领她去了镇上的医院。

而到了当天就发动了。

当时生下来的时候,孩子是健康的,没任何红斑。

陈忠皱着眉头,没说话。

听说盼盼脸上那块红斑,也是后来慢慢长的,也不知道怎么,越长越大,现在才五岁,左边脸颊往上,遮住了四分之一的脸。

“你说,会不会孩子身上有毒啊,都攻在脸上?”刘月着急道。

要不是孩子和自家男人长得很像,刘月都不敢相信,这会是自家的孩子。

她又说道:“要不,把孩子带医院检查检查吧,我听说有些人身上有毒,就会攻出来,在皮肤上的。”

听着妻子焦急的声音,陈忠只能温声劝道:“你别着急,这个事情别着急,先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到时候才能对症下药,现在直接去医院,医生也未必检查的了什么?最主要咱们家也没钱。”

听到这里,刘月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正是因为这个,所以乐乐跑得比什么都快。

穷,那就是死罪啊!

不过她还是听从了丈夫的意见,“行,这事先慢慢来,现在先把盼盼安顿好,孩子的户口你到时候去派出所弄好,至于名字,可得改了。”

盼盼在何家的原名叫何盼娣。

何家加上当时的盼盼有三个女儿了,想要生儿子的何家人,给孩子取了盼娣的名字,可五年过去了,何家并没有生儿子,连怀孕的动静都没有。

“那改成什么?”陈忠问道。

“都叫她盼盼,咱们就叫她陈盼吧,也算是咱们千辛万苦盼来的孩子。”

陈忠觉得这名字也好听,“行,就叫陈盼。”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