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洋廖红星(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免费阅读无弹窗_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刘洋廖红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是作者“深海游龙”笔下的一部​都市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刘洋廖红星,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杨秘书长,这次多亏了您,我才能全乎着走出公安局的大门,真是多谢您了……”市政府办公楼大厅门口,刘洋一边跟在杨琪琪的身后往里走,一边感谢“咯咯,你倒是挺会说话啊?我不过是根据市领导的安排,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没什么好谢的,回去之后安心的工作,不要想的太多,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到楼上去找我……”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杨琪琪心里也很高兴,对刘洋恭维自己的话听着也很舒服但自己可不敢贪占张市长的……

小说: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

作者:深海游龙

角色:刘洋廖红星

作者“深海游龙”的热门新书《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火爆上线,是一本都市小说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不要以为我不舍得打女人,被我打得女人多了去了,最后还不是自己脱光了,躺在床上求我……”听到这家伙满嘴喷粪,越说越不像话,刘洋腾地一声就站起身冲了过去。他伸手一把推开了朱胜龙,挡在夏兰的面前,怒声质问:“你干什么,打女人算什么本事?”夏兰看到刘洋,却不由得苍白着脸愣住。自己之所以会和朱胜龙一起出来吃饭…

都市:美女上司,求放过!

第8章 免费在线阅读

刘洋赶紧抬起了头,就看到坐在夏兰身边的那个年轻男人已经涨红着脸站起身来,有点气急败坏的说:“夏兰,你…你居然打我?你不要觉得自己长得漂亮就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你爹让郑主任牵线搭桥,我还不一定答应和你约会呢。”

“朱胜龙,你说什么啊?”夏兰也气呼呼的站起身反问了句。

那男人一边拿着纸巾擦嘴,一边不屑的说:“我说什么?你爹知道我舅舅是市委常委、市中区区委书.记,上杆子的巴结我,想借着我舅舅的关系升官,你懂不懂?我摸你一下怎么了?被自己老子当翘板的女人,你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以为你那里镶金贴银呢?”

“你、你混蛋……”夏兰气的眼泪都下来了,扬起手,又对着朱胜龙那张脸蛋子扇了过去。

“啪……”没想到,朱胜龙的手掌更快,一巴掌打在了夏兰的脸上:“刚才我让着你,不过是给你讲清楚事实,让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而已。不要以为我不舍得打女人,被我打得女人多了去了,最后还不是自己脱光了,躺在床上求我……”

听到这家伙满嘴喷粪,越说越不像话,刘洋腾地一声就站起身冲了过去。他伸手一把推开了朱胜龙,挡在夏兰的面前,怒声质问:“你干什么,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夏兰看到刘洋,却不由得苍白着脸愣住。

自己之所以会和朱胜龙一起出来吃饭,实在是不愿意在家里听老爸唠叨,并不是真的在和朱胜龙谈恋爱。可想不到刘洋也会来这家西餐厅,还发现了自己和朱胜龙在一起,这个误会要怎么才能解释的清楚?

夏兰这边正担心怎么给刘洋解释呢,朱胜龙看了看刘洋,突然就嘿嘿的笑了起来。

“刘洋?我认识你,你不就是夏兰原来的男朋友么?你们已经分手了,我和夏兰之间的事情,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现在她是我的女人,这可是经过他爹夏景天同意的。不要说我打她,就算我在这里上了她,也轮不到你出来当英雄,你给老子滚开……”

“你这个流氓……无赖……刘洋,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听他胡说……”听了朱胜龙的话之后,夏兰脸色一白,伸手拉住了刘洋的手。

“啧啧……干什么啊?当着我的面和原来的男朋友秀恩爱啊?你敢说今天中午你没打电话给他说分手?你敢说咱们出来吃饭你爹不知道?”朱胜龙盯着夏兰冷笑着问。

没等夏兰回答,他却又皮笑肉不笑的说:“妈的,你和这家伙好了一两年的时间,下面那玩意早让他磨出膙子来了吧?要不是看你这张脸蛋儿长得还可以,你以为我会和你在一起吃饭吗?晚上等我睡觉的女人多了去了,老子不过是图新鲜,想玩玩你罢了,你还敢他妈不愿意?我告诉你,现在就算你愿意都晚了。你爹还痴心妄想,想去湖陵县当书.记?…我呸,什么烂东西……”

朱胜龙说完了之后,很不屑的往地上吐了一口,一转身,大踏步的往外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刘洋从心里升起跳起来踹他一脚的冲动。但最终他却克制住了自己,只是冷冷的把夏兰抓着自己的手从手臂上推开,淡淡的说:“他说的没错,我没资格管你们的事情。现在,你可以追出去了……不然的话,你爸会很失望的!”

夏兰双手捂着脸大哭:“呜呜……不是的,刘洋,你听我说,我和你说分手,只不过是气你不争气,其实我不是真的想和你分手的……”

刘洋不由蹙紧了眉头,冷着脸问:“夏兰,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你觉得你这种话有人信么?你和我怄气,就可以跟朱胜龙出来吃饭?那今后咱们要是咱们两个人之间有点什么矛盾的话,你还会怎么做?”

夏兰听着他的话,不由的就是一愣,张了张嘴,继续哭着说:“你……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是这种人么?”

刘洋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奈摇了摇头说:“其他的我都不清楚,我就知道你什么事情都听你爹的……回家去吧!你嫌我没本事当不上科长,你爹更不待见我,咱们之间的差距很大,我不能改变什么,你也改变不了的……”

“刘洋,我恨你!”夏兰狠狠地瞪着刘洋,伸手在刘洋的肩膀上打了一拳,紧跟着一抹脸跑了出去。

“喂……这位小姐,您还没结账呢……”看到客人在吵架,服务员本来已经躲的远远的,这个时候却兔子一般的窜了出来,追在夏兰的身后大叫。

“不要叫了,这一桌的账我付……”说完了之后,刘洋不由自己也气笑了。奶奶的,朱胜龙那狗日的请人吃饭,凭什么饭钱我付啊?

看起来,自己的心还是太软了!!

“哥,你是好人。”回到自己那边的位置上坐下,姜海燕就笑眯眯的伸着脖子看着他,再一次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

“为什么啊?”刘洋有气无力的说。

姜海燕眨了眨眼睛,微笑着说:“嘻嘻,你很有绅士风度,对前女友很仗义……”

对前女友很仗义?这也算夸人么?刘洋什么话也不说,用叉子叉起牛排就往嘴里塞。

姜海燕似乎也知道刘洋这个时候心情不好,也不再找他说话。两个人很快就吃完了饭,刘洋站起身去结账,往外走的时候,姜海燕的手臂已经很自然的挽住了刘洋的胳膊。

她好听的声音柔柔的说:“说好我请客的,结果被你抢了先,我请你去唱歌吧,这次你不能和我抢……”

“不了,我现在送你回家。”刘洋说的很坚定。

这丫头对自己越来越亲热,要是和她去了歌厅,几瓶酒下去,再唱上两首情歌,不出事儿才怪呢。

正说着呢,刘洋口袋里面的电话突然就响了,拿出来看了看,里面是个陌生的号码。接听之后,对方自报家门,说他叫张健。

刘洋不由的就是一愣,心说张健是谁?我没有叫张健的朋友啊?

对方听到他这边不说话,好像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就紧跟着说:“我是市委王书.记的秘书,王书.记让我通知你,明天早上八点钟他要见你……”

听着张健的话,刘洋脑子里面不由就嗡的一声,心说市委王书.记真的要见我?原来廖胖子没说假话,张大秘果然找过自己?

只不过,王书.记日理万机,他找我一个小科员干什么?

不管心里怎么想,刘洋还是连声的答应着,收起了电话之后,他觉得自己走路都有些发飘了。把姜海燕送回去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面,一晚上躺在床上跟烙大饼似得,翻来覆去也没有睡着。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刘洋准时出现在了市委大楼的门口。

任州市委、市政府都位于市区中心的中兴路上,市委在东边,市政府在西边,两个大院紧挨着。

两个院子的主体建筑都是九层高,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产物,这在当时算得上是相对高大的建筑了。但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市中心这一带早就林立起了许许多多的高楼大厦,市委、市政府这两座楼和那些造型各异的新型高大建筑比起来,实在是有点儿相形见绌的样子。

但只要是知道这两座楼是什么地方的人,就没有一个敢小瞧这两座大楼的。

因为这两座楼集中了任州市的顶级权力,只要你在任州市的地盘上,从这两座楼里面发布的任何一道命令,都足以改变相当一部分人的命运。

不管是在政府办,还是后来去了接待办,刘洋的办公地点一直都是在市政府那边,只不过是从六楼的办公室搬到了一楼而已。

而近在咫尺的市委大门,刘洋连一步都没有走进来过。

昨天张健通知他今天一上班就到市委来,说王书.记要见他,这让刘洋在兴奋之余,心里也怀着一丝忐忑。

刘洋刚进了市委大楼的楼门,就看到市委一秘张健正好走出电梯。看到他之后,张健很亲热的问:“刘洋…你是刘洋同志吧?我算着你该到了。走,我带你去见王书.记……”

刘洋很恭敬的和他说着话,心里却也不能不佩服人家作为市委一秘的做派。这人来接自己,居然时间拿捏的刚刚好,既显示出了热情,又表达出了他的矜持。

真是迟一分则逊,早一分则过于恭谨。

单单这个时间的把握,就已经看出了市委一秘的高超功夫。

不知道是不是在意“七上八下”那句话,反正王书.记把他的办公室放在了第七层。因为有张健带着,也没用刘洋敲门,张健直接推开门领着刘洋轻轻走进去,在外间屋站住脚之后,张健这才扭头冲着刘洋笑了笑,低声说:“你先稍等,我进去给王书.记汇报一声。”

说完了之后,张健就推开里间的门走了进去。

时间不长,就听到里面传来市委书.记王宜丰那浑厚而带着威严的声音:“小刘来了?让他进来吧……”

王书.记的声音威严中含着一股亲切,这让刘洋稍微的放了一点心。里面坐的可是任州市第一人啊,他居然一大早就接见自己一个小科员,这可真够让人荣幸的。

一边想着,刘洋跟在张健的身后走进里间的办公室,王宜丰正坐在大办公桌的后面看材料。刘洋刚张嘴叫了一声王书.记,王宜丰居然站起身来很开心的说:“呵呵,小刘来了?当初你进市政府的时候,可很是引起过轰动呢。早就想见见你了,一直都没有抽出时间…来来,坐这边,不要有什么拘束…小张倒茶……”

我参加工作一年半了,你要真想见我,难道一直都没时间?是没有见我的必要吧?

“谢谢、谢谢王书.记。”刘洋一边想着,一边斜签着身子,坐在了大办公桌斜对面的沙发上。

张健端过来一杯冒着清香的茶水,刘洋又赶紧道谢:“谢谢张秘书!”

张健微笑着说:“不客气……你不要紧张,咱们领导很和蔼可亲的。”

他这话,很明显有拍马屁的嫌疑,但却让人听着很顺耳。对于张大秘的本事,刘洋又在心里暗暗的佩服了一下。

一直到张健带上门出去,王宜丰这才笑着问:“小刘,你在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什么专业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