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就长生,我和老牛最讲道理了陈浔小黑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浔小黑子)修仙就长生,我和老牛最讲道理了最新小说

《修仙就长生,我和老牛最讲道理了》是作者“紫灵风雪”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陈浔小黑子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今天又是一年年末,夜晚的磐宁城依旧热闹无比,犹如他们初到这里时陈浔眼中带着新奇,牵着大黑牛缓步走在街道上,到处停停看看,手中拿着各种食物,他们现在有钱了,自然要消费一番依旧是你一口,我一口,看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说这少年有点意思只不过这次出了点意外,看杂耍时陈浔怎么都拉不动大黑牛,等它看尽兴后他们才继续前行大黑牛心中总是认为是修仙者在给他们表演,看得如痴如醉,嘴中哞哞声不断“老板,还记得……

小说:修仙就长生,我和老牛最讲道理了

作者:紫灵风雪

角色:陈浔小黑子

《修仙就长生,我和老牛最讲道理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灵风雪”。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大黑牛心中总是认为是修仙者在给他们表演,看得如痴如醉,嘴中哞哞声不断。“老板,还记得我们吗?”陈浔走到一处摊贩旁,微微一笑,“我们来买木雕了。”不同的是,老板旁边坐了个小孩,在拿着木雕玩乐,摊贩也换了位置,不过离当初那个地方不远。“咦,小哥,是你啊…

修仙就长生,我和老牛最讲道理了

第10章 免费在线阅读

今天又是一年年末,夜晚的磐宁城依旧热闹无比,犹如他们初到这里时。

陈浔眼中带着新奇,牵着大黑牛缓步走在街道上,到处停停看看,手中拿着各种食物,他们现在有钱了,自然要消费一番。

依旧是你一口,我一口,看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说这少年有点意思。

只不过这次出了点意外,看杂耍时陈浔怎么都拉不动大黑牛,等它看尽兴后他们才继续前行。

大黑牛心中总是认为是修仙者在给他们表演,看得如痴如醉,嘴中哞哞声不断。

“老板,还记得我们吗?”

陈浔走到一处摊贩旁,微微一笑,“我们来买木雕了。”

不同的是,老板旁边坐了个小孩,在拿着木雕玩乐,摊贩也换了位置,不过离当初那个地方不远。

“咦,小哥,是你啊。”

摊贩愣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用米换自己木雕的那个少年,“还真是一点没变。”

“有牛的木雕吗,我们买两个。”

“好勒!”

摊贩一笑,找了找,两头栩栩如生的牛木雕被找出,没有任何瑕疵,他递给了陈浔,“来小哥。”

陈浔给过钱后,拿着木雕在大黑牛面前晃了晃,逗得大黑牛大急,陈浔哈哈大笑。

他们又去河边放了一次祈愿灯,大黑牛说什么都不让陈浔看它愿望了,整个身子挡住了陈浔视线。

陈浔带着大黑牛往磐宁南城而去,那里医馆众多,铁匠铺在北城,只是太过遥远,用脚力得走几天。

两天后,他们走到一家店铺前,牌匾上写着平泰医馆,两边还写着对联。

上联:但愿世间人无恙,下联:何愁架上药生尘。横批:天下平安。

医馆人来人往,脸上皆带着忧愁,这平泰医馆的大夫口碑在这里相当之好,被附近百姓称为济世悬壶。

里面的伙计非常忙碌,不断抓药给来往的人,还有几位大夫在救死扶伤,时常传来痛苦的哀嚎。

“老牛,我进去看看情况,就把你栓在门外了,你这么大了,要学会保护自己。”

陈浔认真说道,“要是有陌生人想牵走你,你就大叫,然后踹他一脚,但不可太过用力。”

“哞!”

大黑牛点头,给了个你放心的眼神,我有分寸。

“小哥需要买什么。”一位伙计随口招呼了一句。

“我找宁思,宁大夫。”

陈浔拱手说道,他打听过,宁思是这里的老板,性格宽和,医者仁心,广受百姓好评。

“小兄弟,你找我?”

宁思从另一处大堂中走来,他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被束在头上,蓄着八字胡,眼中带着忧郁,人已到中年。

不过在陈浔看来,此人很会养生,可能实际年龄比看起来的大。

“宁大夫,我是来学医的。”

陈浔拱手,不经意间衣袖滑落,露出紧实的肌肉,看得宁思眼皮一跳,好壮硕的身体。

“呵呵,我暂时不收徒了,小兄弟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宁思平和说道,他暂时还没有收徒之意。

“宁大夫,我是真心来学医术的,特能吃苦。”

陈浔眼带希冀,苦苦哀求,“让我在这打杂也行,只要可以学到东西。”

“哎。”

宁思眼中闪过挣扎,突然外面发出哞,哞的大叫声,所有人都被惊动,一阵狂风吹过,陈浔一下冲了出去。

好敏捷的身手,宁思眼中闪过赞叹,连忙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哎,我家这头黑牛,脾气就是倔,怎么都拉不走。”

一个地痞嘿嘿笑道,向围观的百姓解释道,他脸色难看,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力大如牛。

哞!哞!

大黑牛愤怒的叫道,正欲抬脚,看见陈浔出来了,它连忙大叫。

“干什么?!这是我家的牛!”

陈浔双目圆瞪,怒声喝道,“放开!”

“你说是你家的,它就是你家的了?”

地痞不屑一笑,上下打量了陈浔两眼,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郎罢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想讲道理了?”

“呵,荒谬,这就是我家的大黑牛,你还想动手不成。”

地痞啐了一口唾沫,把牵绳的手放下,缓缓撸起袖子,还专门拿出一把匕首晃了晃。

他纵横这片街道多年,拿捏个黄毛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大家听到了啊,这人不讲道理。”

陈浔微微皱眉,向周围百姓大喊道,不经意间露出了腰间的三把开山斧。

地痞脚步一顿,瞳孔一缩,大家伙啊,什么情况。

陈浔脚步一踏,缓缓解开衣扣,十六块腹肌也在不经意间露出,身体犹如被千锤百炼过般,强健无比。

周围百姓响起哗然之声,这少年看起来平平无奇,没想到竟然是个练家子。

“慢!小兄弟,我突然发现是我看错了,这不是我家的牛,呵……呵。”

地痞瞳孔颤动,太生猛了这少年,他脚步慢慢往后缩,这是撞到铁板了啊,“先走,我先……走了。”

“走你娘的,找打!”

陈浔突然一声怒吼,愤然冲出,速度之快,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沙包大的拳头倒映在地痞的眼眶中。

“啊!!爷爷别打了!!”

街道上响起地痞的惨叫声,满地打滚,口中不断求饶,大黑牛在旁不断啐唾沫,最后被它拱飞到另一处。

地痞眼中生无可恋,身体像是散架了,嘴角,鼻子满是鲜血,浑身都是一股唾沫的恶臭味。

这少年十六块腹肌,铁壁之躯,他就是叫来几个兄弟也不好使啊,只能白白挨打,以后看见此人绕着点走。

“打的好!”

“这地痞,就该打!”

“一天不学无术,整日游荡,早看他不顺眼了。”

……

周围百姓传来叫好声,真是英雄出少年,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

陈浔冷哼一声,连老牛都敢动,若是敢报复,他可就要大开杀戒了。

哞!哞!大黑牛拱了拱陈浔,还在他在身边自己才会安心。

“没事,老牛,有我在。”

陈浔一手抱着大黑牛的头,目光冷冽的还在看着地痞逃跑的方向。

他突然看向宁思,把后者看得浑身发毛,这少年随身携带三把开山斧,十六块腹肌,真是来学医术的吗……

“还请宁大夫收下我,让我们在平泰医馆打杂即可,我家祖传大黑牛还可以帮忙。”

陈浔低头拱手,话语中带着浓烈的诚意。

哞!哞!大黑牛也是向宁思请求。

“宁大夫收下他吧,如此有正义感的少年郎可不多见了。”

“是啊,宁大夫,这小兄弟也是可怜,带着家里的牛就来城中讨生活了。”

……

周围的百姓也是帮着陈浔说话,后者一看就是身世凄苦之人。

“好,我就收下你。”

宁思顺势点头,这少年看来也确实可怜,要是流落在外,被那群地痞报复可不好,至少在医馆内没人敢动他。

“谢宁大夫。”陈浔大喜过望,还朝周围百姓拱手,答谢帮腔之情。

“走吧。”

宁思微笑,负手在背,带着他们进入医馆后院内。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