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陈叶白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美人如玉)美人如玉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美人如玉)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美人如玉》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陈狗蛋”大大创作,陈叶白亭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轰隆我懵逼了脑海里飞速在旋转昨晚,是李军干的?不应该啊,他和谁有仇?干这种事,的确死有余辜我回头看着那家伙,他低着头没说话,很硬气“叶子,这事和你有关系吗?”刘哥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问我我摇头说:“刘哥,昨晚我一晚上都和你们在一起而且,李军这人我联系方式都没有”刘哥点头,对其他几位老板说:“各位老哥,我这兄弟不会说谎,他说没关系,就一定没关系”“这样,虽然是一场误会,但我和大伙赔……

小说:美人如玉

作者:陈狗蛋

角色:陈叶白亭

热门网络小说《美人如玉》是著名作者“陈狗蛋”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我回头看着那家伙,他低着头没说话,很硬气。“叶子,这事和你有关系吗?”刘哥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问我。我摇头说:“刘哥,昨晚我一晚上都和你们在一起。而且,李军这人我联系方式都没有…

美人如玉

第18章 免费在线阅读

轰隆。

我懵逼了。

脑海里飞速在旋转。

昨晚,是李军干的?

不应该啊,他和谁有仇?

干这种事,的确死有余辜。

我回头看着那家伙,他低着头没说话,很硬气。

“叶子,这事和你有关系吗?”刘哥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问我。

我摇头说:“刘哥,昨晚我一晚上都和你们在一起。而且,李军这人我联系方式都没有。”

刘哥点头,对其他几位老板说:“各位老哥,我这兄弟不会说谎,他说没关系,就一定没关系。”

“这样,虽然是一场误会,但我和大伙赔一个不是。”

“今晚我组个局,给我个面子,我们哥几个好好喝一场。”

刘哥表明了,要保我。

其他几个老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眼神显然在犹豫。

但姜青山,立马站出来,说道:“刘一手,你面子值几个钱?这小子你才认识几天,你说他没说谎,他就没说谎?玩我们几个是吗?”

其他人也跟着说:“是啊,这要没个里应外合,谁知道昨晚在这里交易。”

“对,肯定和他有关系。”

“要不然,查一下他手机。”

“他手机?估计早删干净了,直接扔河里。”

说实话。

我还是有些怕。

毕竟刘哥的一句话,可能会决定我生死。

但刘哥的眼神,给了我信心。

他抬头看着姜青山,眼神变得凶狠了许多,挠挠头问:“姜青山,你刚说什么。”

姜青山显然是刘哥的对头,加大声音说:“老子说,你的面子值几个钱?抓到人,就要做掉,这是我们龙江川的规矩。”

“妈的,你说放他就放他?”

“你当我们是什么?”

啪。

没等姜青山说完。

刘哥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气氛炸了。

我听到,有人抽刀子的声音。

“你说你是什么?”刘哥反问到姜青山。

姜青山瞳孔不停放大。

眼神里,充满凶狠。

他身后的人,也在抽刀子,蓄势待发。

但刘哥身后的光头哥,扭了扭脖子,说:“想好了再玩,毕竟是要玩命的。”

呼……

我看到,刘哥压着姜青山。

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刘哥给了姜青山一巴掌,又给了他一颗糖,说:“我这兄弟是有不对,这样吧,捞起来的石料,我让你盲选一块。”

姜青山忍不了啊。

他兄弟几个人,就在他身后,看着他被抽了一巴掌。

在他旁边,还有一个穿着渔网黑丝的女人,男人在女人和兄弟面前,是最好面子的。

而且,其他几个老板也在看着。

他要是忍了,以后在腾冲玉石行还怎么混。

他咬着牙,不住的点头,说:“好,很好!刘一手,你牛逼!你他妈不就是靠你家老爷子留下来的那点家底吗,牛逼什么。”

“你老爷子死了,谁还罩着你。”

“这一巴掌,老子一定还回来。”

“你不守规矩,我来教你规矩。”

姜青山拿出来电话,打了一个过去。

“寸爷。”

“来一趟呗。”

语气很卑微。

像是孙子在跟爷爷说话。

紧接着又说道:“对,我们是说好明天捞石头让您来坐庄,但是今天有人,不合规矩。”

听姜青山电话里的意思,他找的人,应该就是负责在江面上捞石头,给个大老板坐镇的和事佬。

这样的人,不需要做任何事,能从中抽成。

但有一个硬性条件。

他的身份,地位。

能在腾冲,压过在场的所有人。

“谁不合规矩?那个刘一手呗,真来一趟,小辈这辈子没求过您。”

姜青山又忙说道。

随后,挂了电话。

看样子是寸爷答应了。

挂断电话,姜青山蛮横的对刘哥说:“刘一手,等一会儿,寸爷来解决。”

很明显,姜青山摆明知道,寸爷能吃下刘哥。

就连一向不怕事的光头哥,也在背后暗骂着。

刘哥轻轻点头:“随便你。”

随后,他和光头哥去抽烟。

而我,还是跪着。

我听到光头哥小声说:“老大,要不想办法把叶子救走?”

光头哥旁边另外一人说:“不好,寸爷那不好交代。毕竟是万花楼的人,腾冲大多数玉石行,都是在万花楼进货,寸爷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刘哥没说话。

看得出来,他很愁。

他把烟在手里,用手指活生生的掐灭,就像是感觉不到疼一般。

“待会寸爷来了,你有什么说什么,一句话也不能说假的。”刘哥回头过来,刻意叮嘱说:“千万。”

我点点头,扭头看着我旁边的李军。

寸爷来之前,我还有时间。

我问他,这是他干的?

李军低着头,没说话。

“有什么,说出来不就好了。”我又试图劝说他。

这次,他终于说话了。

“这事和我没关,他们要弄死我就弄死我吧。”

很硬气。

是缅北回来那伙人的气势。

他知道,解释没有任何用,昨晚的事,几个老板一定要找到一个人来沉江。在腾冲玉石行,真相不重要,面子更重要。

我们那一行五个人,能从缅北回来,都是经受过缅北暴雪般的摧残。

没一个是简单的。

脑海里,我不停的在想一件事,把刚才的所有点点滴滴,都过了一遍。

李军是被人冤枉的?

姜青山的人,追了他一天,只是为了找一头替罪羊?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

半个小时后。

一辆皮艇从龙川江上开来。

皮艇上是五十来岁的男人,他一头寸发,黑的白的都有,但是不挑染是天生的,一只手拿着一串佛心果在盘,皮艇上还坐着两个穿比基尼的女人。

见寸爷来了,其他几个老板纷纷都站起来。

“寸爷。”

“寸爷。”

“寸爷。”

寸爷的皮艇停下来,他们几个人齐声问好。

寸爷点点头,朝着刘哥走来,说:“刘一手,又在惹事啊。”

刘哥忙上去递烟,在他面前也低着头。

足以证明,寸爷在整个腾冲玉石行业的威望。

“寸爷,本来想让您明天来的,您看这事……”刘哥递过去烟,指着跪在地上的我,说:“这是我刚认的兄弟,他们非说我这兄弟昨晚破坏了他们的生意。”

“他做了吗?”寸爷接过来烟,坐在最中央的椅子上。

大人物就是不一样。

说话不多一个字。

刘哥摇头说:“我以我刘一手的人格保证,他不会做这种事。”

寸爷笑了笑。

似乎也在笑刘哥才和我认识几天,竟然敢这样保证。

但寸爷没多说,他对其他几位老板说:“既然刘一手都这么说了,给我个面子,刘一手做东,你们吃个饭。”

“至于通风报信那小子,做干净点。”

姜青山听到这话,整张脸都垮了下来:“寸爷,这不行啊。刘一手这小子,明显就和他串通好的。”

寸爷吐了吐烟圈,说:“你是觉得我没有判断力?”

姜青山顿时噎住了。

不敢说话。

寸爷又问他,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也没人敢说话。

寸爷抬起来头,看着刘哥说:“赔他两万,没意见吧?”

一巴掌,两万。

这便是寸爷的做事风格。

每个人,他都会顾及。

也因为这点,他在腾冲混得风生水起。

“没意见。”刘哥不在乎这两万块钱,而且两万块抽一巴掌,对他来说很值得。

寸爷见事情摆平了,起身说:“大家都做生意,要以和为贵。明天我还会来,帮你们处理捞石头这破事。”

说完,寸爷准备走。

几个老板也在送他。

但我。

没让他走。

我犹豫了很久,还是看了看旁边那家伙,又抬起来头,说了一句我决定很久的话。

“寸爷,我要连他一起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