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宋梦暖季丞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最新章节列表

经典力作《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宋梦暖季丞霖,由作者“不是九尾”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城西码头的仓库是阿力在看管,都知道是季家的场子,从来没人敢靠近竟然有人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真是见鬼了!”季丞霖的语气掩饰不住暴戾二人沟通了半晌,直到电话那头允诺了什么,季丞霖这才挂断一直默默在他身后不远处等着的宋梦暖这才走上前,“是昨晚别墅区里车祸的事吗?”她温柔的声音就像一只手,瞬间抚平了季丞霖的怒火男人伸出长臂,将宋梦暖揽进怀里,深吸一口气“胆敢伤害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你放心,……

小说: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

作者:不是九尾

角色:宋梦暖季丞霖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不是九尾”十分给力。讲述了:顶着季家一众家仆鄙视的眼神,宋梦暖强迫自己抬头挺胸穿越客厅和走廊,直到钻进车子里,才用颤抖的手点燃香烟。“呼……”刺鼻的烟草香气吸入,她抖成筛子的手逐渐缓和。“呵呵。”宋梦暖对着自己嗤笑,不管跟季丞霖在一起多少次,还是会紧张啊…

离婚后,季少追妻火葬场

第1章 免费在线阅读

宋梦暖从地上捡起被蹂躏得丝丝缕缕的真丝浴袍,饱满的红唇抿成一条线,麻木地将它披上。

“季少,我走了。”

“滚。”

酒气扑鼻,骂声刺耳,她早已习惯。顶着季家一众家仆鄙视的眼神,宋梦暖强迫自己抬头挺胸穿越客厅和走廊,直到钻进车子里,才用颤抖的手点燃香烟。

“呼……”

刺鼻的烟草香气吸入,她抖成筛子的手逐渐缓和。

“呵呵。”宋梦暖对着自己嗤笑,不管跟季丞霖在一起多少次,还是会紧张啊。

今天是她二十二岁生日,也是做季丞霖妻子兼秘书的第二年整。

当年,宋梦暖还是傲娇的宋家大小姐。她对季丞霖一眼万年,任性地追求他,结果因为不合时宜的表白,意外毁了季丞霖与夏子晴的婚约。

夏子晴在杭城所有权贵面前受辱,骄傲如她,立即冲出宴会厅,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从此,季丞霖恨毒了宋梦暖!

他不顾一切后果,动用自己全部关系,发誓要搞垮宋家。

再后来,宋父被人算计,欠下天价赌债,在企业破产当天从顶楼坠楼身亡!从前与宋家交好的人,因为忌惮季丞霖的威势,甚至不敢叫救护车也不敢报警,宋梦暖打急救电话,好几个医院都不肯接收。

就在她要崩溃之际,好友盛小虎为了救宋父,情急之下无照驾驶,将宋父送往医院,可是在医院门口的岔路口惨遭车祸,不仅对方索要赔偿,还导致了自己一条腿残疾,最后因为没钱赔偿,盛小虎锒铛入狱……

宋梦暖因为年少的任性,毁了家人的幸福,毁了自己的一生,毁了朋友的未来!

她始终不肯相信向来忠厚善良的父亲会做出那种违法的事情,暗中调查了两年,虽然一直没有找到线索,也不肯放弃。

宋梦暖苦笑一声熄灭烟头,让自己从痛苦的回忆中缓过神。

“阿良,去第一监狱。”

“是。”

黑色迈巴赫缓缓从别墅后院驶离。

手机屏幕亮了,熟悉的系统女声响起:“叮——支*宝到账,贰拾万元。”

宋梦暖睁开因为疲倦而充满血丝的双眼,立即将钱原封不动转给另一个账户,动作熟练到麻木。

二十万,是季丞霖给她定的“单次价格”。这些数字时刻羞辱着宋梦暖原本高傲的心,让她知道自己哪怕跟季丞霖领了证,也不配做他的妻子。

一小时后。

探望完盛小虎,宋梦暖眼睛红红的回到车上,阿良正巧挂了电话,面无表情道:“季少要见你。”

“现在?为什么?”

她的手倏然抓紧帆布包的带子,纤弱的身子绷直。

季丞霖要在床上和公司以外的地点见她?这是两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今天是休息日,为什么还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可无论她再问什么,阿良都像是哑巴一般,双唇紧闭,只顾开车。

半小时后,环岛会所,私人高尔夫球场。

偌大的绿色草场今日只为季丞霖一人服务,除了服务人员外,茫茫草坪中央只有一抹显眼的白色站在最中央,那样窒息的配色让她胸口发堵。

两年了,她还是惧怕与季丞霖单独相处,哪怕他们有最亲密的关系……

阿良把她送上代步车便离开,待车子行驶到季丞霖面前,宋梦暖的手已经把帆布包带攥湿了。

她低着头,不敢看他凌冽的眸,声音细弱:“季少,您找我。”

“宋梦暖,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季丞霖长身玉立地站在草坪中央,他足足有一米八七的身高,比例优越,肩宽腿长,五官深邃傲然。

尤其是那双睥睨众生的凤眸,不动声色时便足够魅惑人心。

宋梦暖从未见过赤身裸体和西装革履以外的他,这样一身休闲的装扮竟让她晃了眼。

真好看啊,这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

“我在跟你说话。”

她愣神不到两秒,季丞霖的大手便不带感情地钳住了女人薄薄的下巴,强迫她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

男人深邃的眸中染着星星点点暴躁,宋梦暖最熟悉不过,是要发脾气的前兆。

她的注意力立马被扭转,没想到他居然监视自己,不由得紧张起来,“季少,您怎么知道我抽烟的?”

季丞霖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不怒反笑:“你是在反问我么?宋梦暖,记住,你只是我发泄的工具,我不喜欢我的工具染了烟草味。”

工具……

对啊,工具。

宋梦暖明媚的秋水眸倏然失去了光芒,狼狈低下头,强压住内心的酸胀感,“对不起,我最近压力大,您不喜欢的话以后不会了。”

她百依百顺,模样乖巧,可季丞霖却胸口发堵,想都不想便嘲讽道:“压力大?是在提醒我该给你涨工资了么,二十万不够?”

宋梦暖呼吸一窒,她怎么敢!

慌忙退了半步,诚惶诚恐道:“您误会了,我很感恩您愿意支付我这个价格!”

他今天心情好,倒是没真的生气,长指掀开她polo衫的风纪扣,雪白肌肤上密密麻麻的痕迹,是他留下的。

男人勾唇,破天荒地与她聊天。“你今天去哪了。”

她不敢骗他,“去了第一监狱。”

“好大的胆子!又去看他!谁准你去的!”

男人瞬间黑了脸!

他狠狠盯着宋梦暖的脸,‘砰’一声丢掉昂贵的球杆,掐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手臂禁锢的力量大得吓人!

啊!好痛!宋梦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压碎了!

惊慌下口不择言:“季丞霖!你干什么!”

男人睥睨的凤眸猛然暗沉,目中无人将她按在代步车上,“直呼大名?你是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引过来,让他们看看你是怎么被我压在身下的!”

男人身子发烫,下半身紧绷,这熟悉的感觉让宋梦暖浑身发抖。

这是他每次想要她的时候,才会有的反应!

“不要在这里!”宋梦暖巴掌大的小脸吓得一片粉白。合同里签订的,她不能拒绝他,哪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若是拒绝他,季丞霖有权解除合约!

不,她不能失去这个资金来源,否则爸爸欠下的赌债就没法还清了,弟弟会被法院强制执行的,况且盛小虎马上就要出狱,在这个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出岔子。

想到家人和好友,宋梦暖所有的尊严顷刻消失!

她仿佛失去灵魂的木偶,从前那个宋家大小姐的气度全部消失,紧紧攀着季丞霖的小臂,卑微哀求:“求你了,季少,至少不要在这……”

“宋梦暖,你只是我的暖床工具,你的人生,注定只有求我的份。”

季丞霖的霸道,宋梦暖再清楚不过。两年前与他签订了合同的那一刻,她的这条命甚至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男人的大掌从她腰间掀开上衣下摆,顺滑地伸入。明明是温柔的摩挲,却不带一丝感情。

他痞气地勾起薄唇,是她熟悉的残忍,眼中染了浓烈的情欲:“你懂规矩,自己脱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