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娱乐指南(张安世朱高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大明娱乐指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张安世朱高炽)

小说推荐小说《大明娱乐指南》,由网络作家“上山打老虎额 ”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安世朱高炽,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为招揽功臣勋贵子弟学习永乐皇帝命国子监祭酒胡俨开设了一个内学堂此时,胡俨坐在明伦堂中,稳稳坐定所有来读书的少年则鱼贯而入,先去给胡俨行师礼张安世和朱勇一到,立即引发了一阵轰动这二位可是逃学威龙,他们来学习就如同太阳打西边出来张安世微笑致意,随后也朝胡俨行礼:“学生张安世,见过恩师”“张安世……”胡俨对他有印象,是太子的小舅子,一个纨绔子而已从……

小说:大明娱乐指南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角色:张安世朱高炽

经典热门小说《大明娱乐指南》是大神级网文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张安世一脸委屈地道:“也是我运气好,险些有事了。”朱高炽仔细地端详了张安世,确定张安世没有外伤,不过很快,他这好脾气的太子,也勃然大怒起来:“世上竟有这么胆大包天的贼人,你在哪里被劫的?”张安世道:“在张家不远,他们拿麻袋套我头上,背着我便跑。”朱高炽道:“这件事绝不可不了了之,安世,你从今以后,…

大明娱乐指南

第19章 免费在线阅读

“我好惨啊,十几个人打我一个,要不是我以德服人,和他们讲道理,今日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张氏大惊失色,立即命宦官去叫朱高炽。

朱高炽大腹便便的进来,因为脚步急,入殿时差一点脚绊了门槛。

他打了个趔趄,惊呼道:“安世,没有事吧,本宫来看看。”

张安世一脸委屈地道:“也是我运气好,险些有事了。”

朱高炽仔细地端详了张安世,确定张安世没有外伤,不过很快,他这好脾气的太子,也勃然大怒起来:“世上竟有这么胆大包天的贼人,你在哪里被劫的?”

张安世道:“在张家不远,他们拿麻袋套我头上,背着我便跑。”

朱高炽道:“这件事绝不可不了了之,安世,你从今以后,一定要小心。本宫这就亲自去应天府,责令他们查明案由,这些贼子跑不了。”

张安世道:“姐夫,你得派百八十个护卫……”

“这个等查明再说……”

“护卫们还要吃喝,这么多人马……会不会养不起?要不……”

朱高炽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本宫先要将贼子一网打尽。”

…………

张安世很悲催的发现,百八十个护卫没有捞着,结果到了次日,却被张氏叫到了寝殿。

张氏正抱着年幼的朱瞻基。

朱瞻基乃是皇孙,肉嘟嘟的,是太子和张氏的骨肉,张氏溺爱地看了一眼朱瞻基:“我儿真懂事,小小年纪,就已能背诗了。”

张安世笑盯着自己的外甥,心里也不禁生出亲切感:“是啊,是个好孩子,他将来一定比姐夫更有良心,对我更好。”

可转眼之间,张氏冷若寒霜:“我有你这样的兄弟,真是日夜不安,没一日安生的日子,别人都羡慕我们张家,说我们张家大富大贵……可这期间多少辛苦,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啊……阿姐怎么说这样的话。”

“你连瞻基都不如,你看看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却还每日信口雌黄。“

张安世道:”我冤枉啊。“

“还说冤枉,亏得殿下昨日操心,先是去应天府,可应天府的差役们四处打探,也没听人说有人背着麻袋招摇过市的。更没见有什么歹人。后来殿下还不放心,又去问了五城兵马司和五军都督府,也没听人说过附近有什么歹人。安世啊,你真被朱勇和张軏那两个无法无天的人教坏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说罢,便开始啜泣,用袖子擦拭眼泪:“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别人家的兄弟都好端端的,我该受这样的罪吗?父亲若是泉下有知,晓得你这样不晓事,我将来若是死了,该怎么面对他。”

张安世:“……”

朱瞻基在一旁皱着小眉毛,见母妃哭了,也一脸沉重的样子,摇一摇母亲的胳膊,道:“母妃,不怕,阿舅没出息,还有我。”

张安世:“……”

这一下子,其实连张安世都糊涂了。

总不可能大变活人吧。

那些护卫明明就是招摇过市,背着他……这么大一个麻袋,那些人都瞎了?

又或者说应天府敷衍了他家姐夫?

不,这绝不可能,他们哪里有这样的胆子,太子让查的事,他们也敢怠慢?

张安世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他甚至想,莫非那位老兄,其实就在应天府里公干,是应天府尹,所以才能把事情遮下来?

不过,瞧那位老兄的样子,分明是个丘八,哪里有半点文臣的样子。

张氏一哭,张安世便觉得受不了,落荒而逃。

既然太子不愿抽调护卫保护他,张安世仔细想了想,家里倒有一些仆从,比如张三什么的。

当然……张三这样的人是指望不上的,对方七八个,还都像是杀过人的汉子,张三这种货色,就算有二三十个在他的身边,张安世也觉得不放心。

思来想去,既然没人保护他的安全,那就干脆……顺从好了。

所谓观念一变,天地宽,张安世感觉选择与那老兄共存,反而心宽了不少。

于是张安世用心地鼓捣了几日的药,尝试过几次之后,终于对那‘绿毛’进行了过滤和提取,这才小心翼翼地用瓷瓶装好,贴身藏在自己的身上。

东西是准备好了,可老不见那些人找上门,这反而让张安世心里不安起来。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于是细细一想,对方是在张軏的府邸劫了他的,莫非……

一切都如张安世所料想的那样,在他探望张軏的时候,这一次出门没翻墙,不过刚刚出了中门,才转过了一条街,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位老兄不在,不过却是他身边的一个护卫,护卫抱着手,虽是一件寻常人的布衣在身,可是浑身上下,却有一种超脱常人的彪悍。

这人朝张安世微微一笑。

张安世立即道:“别套头,我要脸。”

这人却伸手:“药呢?”

张安世便从怀里取出了药来,交给这人道:“这药,我也不敢说有把握……”

说话间,这人已将药收了,他似乎沉默寡言,每说一句话都好像是对人的恩赐似的。

“老兄没来吗?”

这人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张安世一眼,却没回话,转身便走了。

…………

永乐二年八月十七。

琉球三国一同入贡,山南王卒,从弟应祖报丧,因山南王无子嗣,永乐皇帝敕其从弟应祖为山南王,赐山南王印。

同日,苏、松二府大水成患,吴江一带尤甚,低田尽没,农民车水救田,腹饥力竭,仰天而哭。壮者相率食糠杂菱荬荇藻,老幼入城行乞不得,多投于河。

奏疏送到了朱棣的案头,朱棣面露忧心之色。

苏州和松江都为江南最重要的产粮区,此地受灾,必然影响当年国库的收益。

此时,朱棣提着朱笔,若有所思,随即朱批下去:“定苏、松等府水淹处给米则例:每大口米一斗,六岁至十四岁六升,五岁以下不与。每户有大口十口以上者只与一石。其不属全灾内有缺食者定借米则例:一口借米一斗,二口至五口借米二斗,六口至八口借米三斗,九口至十口以上者借米四斗。候秋收后抵斗还官。”

朱批之后,朱棣抬头,却见亦失哈蹑手蹑脚地进来,佝偻着身子道:“陛下。”

朱棣将手搁在了御案,轻描淡写地道:“唔……”

亦失哈道:“锦衣卫有事奏。”

…………

新的一周,求一下支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