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的咸鱼马甲又被扒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泠止司镹)老祖宗的咸鱼马甲又被扒了!最新小说

小说《老祖宗的咸鱼马甲又被扒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泠止司镹,文章原创作者为“时笙很嚣张”,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弹幕两极分化;——【天啦,施诗怎么会摔这么严重,就这样了还在为大家考虑,也太敬业了】——【我老婆怎么会摔跤了呢,我看着都好疼,赶紧去医院看看,千万别毁容了啊】——【我理解低血糖的无力感,我经常低血糖节目组也是的,为什么不让他们先吃饭再去啊?施诗那么在乎自己的容貌,万一毁容了可怎么办?】——【不是我心眼坏,我怎么感觉她是故意的啊,他们这条路上别说石子了,连一辆车都没有,行人……

小说:老祖宗的咸鱼马甲又被扒了!

作者:时笙很嚣张

角色:泠止司镹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老祖宗的咸鱼马甲又被扒了!》,作者是“时笙很嚣张”。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泠止掀开吊死鬼的长袍,然后就看到NPC腰间挂着一个牌子。泠止挑了挑眉,然后把那牌子拿下。“H牌?也行!”弹幕。——【卧槽,节目组是不是故意的?为什么她这么快就找到H牌?】——【???她是怎么知道NPC腰间挂着牌子?】——【不愧是泠哥,就是这么牛!】——【我开始有点担心我家曼曼了,这女人会不会不让其他…

老祖宗的咸鱼马甲又被扒了!

第8章 这宅子里有东西 免费在线阅读

——【看到了吧,连NPC都不放过,还说她不是下贱?】

——【这泠止是男人吧?为什么其他人都快吓死,只有她这么淡定!我敬佩她是条汉子,泠哥,受小弟一拜。】

——【楼上的,你真相了。这泠止绝对是变性来的。】

弹幕上被一群人给带偏话题,有不少人开始喊泠止叫泠哥。

泠止掀开吊死鬼的长袍,然后就看到NPC腰间挂着一个牌子。

泠止挑了挑眉,然后把那牌子拿下。

“H牌?也行!”

弹幕。

——【卧槽,节目组是不是故意的?为什么她这么快就找到H牌?】

——【???她是怎么知道NPC腰间挂着牌子?】

——【不愧是泠哥,就是这么牛!】

——【我开始有点担心我家曼曼了,这女人会不会不让其他人知道她手里有复活牌?】

——【我家一天宝宝呢,为什么镜头一直在这死女人身上?不会这女人和节目组有一腿吧?】

——【楼上的,你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力,是职业黑吧?敢黑我泠哥,问过我没有?这镜头给这死女人还没一分钟吧?你看看你家林一天,镜头不是一直切换到他吗?】

弹幕上顿时骂起来,让人意外的是,居然有几个人开始帮泠止说话了。

简直惊呆众网友!

泠止抬头对NPC说道:“看你吊着挺难受的,扮鬼是不是有一段时间了?你已经不干净了,等这节目结束后,去寺庙净净身。”

NPC:“……”

NPC被泠止说的有些害怕了,他确实感觉最近不舒服,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监控室里的导演和副导演直接惊呆了,泠止这个女人要干嘛?

弹幕。

——【???】

——【笑死,说别人不干净,最肮脏的人应该是她自己吧?】

——【笑不活了,看看NPC,脸都吓白了。我敢说,这小哥哥心里要有阴影了。】

——【我听姑妈家的儿子的同学的妈妈的大姨说,和这种阴间的东西接触多了,是有不干净的会缠上。】

泠止说完就离开了。

现在是下午三点,这宅子已经很阴森了,如果到了晚上……

这宅子里是有些东西的,泠止刚来就知道了。

而且今晚,这些东西必出。

因为,今天是农历十五,每个月阴气最重的一天。

这导演也是心大,拍什么不好,拍鬼。

拍鬼就拍鬼,自己搭个棚子不好?

非要找这么一个鬼宅。

难道拍之前,没有打听吗?

像这种百年老宅,没有两把刷子,也敢随意进?

另一边。

林一天和罗响走在一起。

罗响,那三个男艺人之一,是一位中年演员,经常演配角而让观众留下印象,虽然很多人叫不出他本名,但是角色的名字能叫出不少。

他们已经私下结盟,现在准备去找其他人。

在经过一个房间时,里面传来一阵咣当声,林一天和罗响连忙捂住对方嘴巴,他们差点尖叫出来。

“一,一天,要不要进去,看,看?”

罗响从节目开始,神经就紧绷着。

这里的一切都太过逼真,他是真被吓到了。

“咣当”

“咣当”

那声音还在继续,而周围又异常安静,除了两名摄影师跟着,就没其他人了。

林一天咽了咽口水紧张道:“确,确定要看吗?”

罗响紧紧拉住林一天的胳膊小声道:“进去吧,我们现在一张卡都没找到,万一被泠止先找到,我们肯定危险。”

一想到那个疯子,他拳头就硬了。

如果是她先找到X牌,那他们肯定会被淘汰,那女人对他们充满恶意。

林一天突然为泠止说好话:“罗哥,其实泠姐没那么多恶意,她可能被骂多了,心态有些失衡,其实她人应该不坏的。”

罗响冷笑:“心态失衡就可以无辜攻击我们?我们都是今天才认识,她就骂我们是奴仆命,有着肮脏的灵魂?”

林一天尴尬道:“也说我了,可能这是最新网络语吧!我们进去?”

罗响:“……”

弹幕。

——【醒醒天宝,泠止那个女人就是祸害,你千万别她外表给骗了。】

——【天宝乖,听妈妈话,我们认真搞事业,认真玩游戏!】

——【那个女人真是不简单,这才多久,我们的天宝就被她迷惑了,真是害人不浅。】

——【笑死,我泠哥就是个男人,被男人迷惑,你们该反思反思了。】

——【纯路人,就感觉泠止也没做什么吧,你们这样无辜攻击,是不是不太好?】

——【楼上的,我们愿意骂她已经是看得起她了,你要是看不惯,可以不看啊!】

屏幕上讨论的人越来越多,副导演看了之后兴奋的一直捶打导演的胳膊,他笑道:“你快看,这比我们预期要好太多,赚了赚了!”

导演胳膊被副导演捶的都快抬不起来了,他嫌弃的推开副导演:“我说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个大老爷们?你老捶我干嘛?我特么被打疼了你知道吗?”

副导演拿着爱派笑道:“我这不是高兴嘛,快继续看。”

林一天和罗响轻轻推开木门,那个声音突然消失,他们以为是NPC 躲起来了,于是他们背靠背走进去。

NPC手里有淘汰印章,只要被他们印上去,就被淘汰,所以他们俩很谨慎。

房间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林一天总感觉自己的后颈凉飕飕的。

他小声问罗响:“罗哥,你有看到什么吗?”

“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

罗响刚说完,他的小腿被摸了一下。

“啊——”

罗响突然尖叫,他吓得汗毛竖起,连忙往外跑,但被林一天一把抓住:“你别跑啊,你发现什么了?”

罗响拼命想要挣脱林一天的大手:“你别拉我,这屋里有人,他刚刚抓我小腿了。”

人在极度受到恐惧时,那爆发出的力量是巨大的,罗响因为太过害怕,他居然强行把林一天拖出去。

监控室。

副导演和导演紧皱眉头看着屏幕:“这房间根本就没NPC啊,这罗响是怎么回事?”

副导演摸着下巴说道:“会不会是他自己臆想出来的?他们看不到屋里情况,可我们看的一清二楚,这里的NPC刚刚去洗手间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