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翔曾静(大山少年都市崛起)免费阅读无弹窗_大山少年都市崛起楚天翔曾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最具潜力佳作《大山少年都市崛起》,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楚天翔曾静,也是实力作者“老鬼63”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戴老板四人吃完晚饭,谢绝了薛总去夜总会坐坐的建议,坐着商务车回宾馆,一顿饭山珍不少,但四人却吃的味同嚼醋,不是输不起,这点钱几人还没放在心上,但那种感觉就是不好,就是不爽,太影响心情了到了宾馆,张曦提议说去洗洗桑拿,冲冲晦气,陈胖子和谭总欣然同意,年纪最大的戴老板拿着那块六公斤的石头却说,你们先去,我回房间把石头放下回到房间,戴老板点上一根烟,拿出手电筒,却没有照石头的想法,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小说:大山少年都市崛起

作者:老鬼63

角色:楚天翔曾静

热门网文大神“老鬼63”的新书《大山少年都市崛起》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老者随手把布袋放在院子里的茶台上,问:“这趟顺利吗?”“不太顺利,多耽误一天,山军和政府军到处设卡,幸亏我会说缅语,人晒得也黑,不过盘查了好几回。”“山军缺钱啊,你以后少跑,容易出事。”老者道。“少跑?少跑怎么给你挣房钱,你不知道你有多黑吗”…

大山少年都市崛起

第4章 免费在线阅读

阿翔骑着摩托车左拐右拐,穿梭在马路上,快到城边都看到农田了,才钻进一条小巷,骑了不到50米,来到一个双开门的大院子,下了车,阿翔冲着一楼正房大声喊道:“我回来了,老爷子,在家吗?”

声音还没落地,中间屋子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干瘦的老头走了出来,这个老头个子估计也就1米5多点,七十多岁的样子,长得不太像汉人,额头有一个两寸多长的伤疤,目光精湛,一看就是混了一辈子江湖的人。

“兔崽子,嚎丧啊。”

“我不喊你,怕推门进去看见少儿不宜的场面。”阿翔笑嘻嘻地说,随手把从车上拿下来的一个布袋子交给老者。

老者随手把布袋放在院子里的茶台上,问:“这趟顺利吗?”

“不太顺利,多耽误一天,山军和政府军到处设卡,幸亏我会说缅语,人晒得也黑,不过盘查了好几回。”

“山军缺钱啊,你以后少跑,容易出事。”老者道。

“少跑?少跑怎么给你挣房钱,你不知道你有多黑吗”。

老者伸手在刚坐下的阿翔头上扇了一下,否则就他那个身高,还真够不着。

“带回来几件货?”老者问。

“五件,中午到的,现在切了三块,还可以。”

“上楼看看你妈吧,回头再聊”。

阿翔答应一声起身上楼。

这个院子里有一栋三层楼,每层都有5,6个房间,外走廊,老头住一楼最大的一间,其余房间都用来出租,阿翔住在二楼,母子两人住了两间。

阿翔三步并两步上楼,来到母亲的房间,轻轻敲了下门,屋里一个女声说了句:“请进”。

阿翔推门进去,喊了声:“妈,我回来了”。

一个中年妇女斜靠在床边,正在看着电视,她面色苍白,身体瘦弱,眉宇间总有一团雾气,一看就是久病不治的样子。

看见阿翔进来,妇人眼睛一亮:“阿翔,你回来了,吃饭没,累不累?”。

“妈,我没事,我出去好几天您这几天身体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好不了,也死不了。”妇人说着,起身下床,说:“我去给你做饭。”

“妈,还是我来做吧,您看电视,我先去洗把脸。”说着阿翔随手掏出戴老板给的钱,双手递给妈妈:“今天我切了块石头涨了,老板给的红包。”

妇人拿过钱,放到衣橱里,说:厨房还有点腊肉,青菜都有,让你师傅过来一起吃吧。

“好的,我来做。”

阿翔出门回屋洗脸,在走廊里,向下面大喊道:“老爷子,晚上一起吃,别做饭了。”

一个小时后,阿翔在自己屋里放上小饭桌,四盘菜,一盆米饭,一杯当地的小锅米酒,他出去把妈妈和师傅都喊了过来。

三人坐下来开始吃饭,老头儿喝了一口酒,沉吟一下,说:“阿翔妈,有件事情跟你们娘俩商量一下,我最近几天要去缅国,估计一周左右时间,家里你们帮着看着就行了。”

“师傅,你都多少年没去过了,事情很重要吗?”阿翔疑惑地问。

“阿翔别问,你师父的事你不懂。”妇人说。

妇人又道:“欧叔,如果事情很麻烦,不如不去,离开了就离开了。”

师傅慈爱地看着阿翔说:“阿翔马上就二十了,总得有个好起点。”

妇人不说话了,单论感情,老头子对阿翔绝对不比自己差。

三人默不作声地吃着饭,气氛有点压抑。这时,楼下一个人大声喊:“阿翔哥,在家吗?”

阿翔起身说道:“豆豆来了”。 他出门向下喊道:“豆豆,上来吧。”

话音还没落下,只见一个十七八岁,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小伙子猛地窜上楼来。

进来后,看到屋里的人赶忙说:“欧爷爷好,阿婶好!”妇人道:“豆豆还没吃饭吧,坐下一起吃。

”谢谢阿婶,我吃过了。”

豆豆边说边拿过一个小竹凳,挨着阿翔坐下,滔滔不绝地说:“阿翔哥,刚才你怎么走了?你没看见后面切的那块石头,逗死了,那表现,那皮壳,几年都见不到那种表现的东西,结果,哈哈,哈哈哈。”

豆豆说着说着,憋不住自己又大笑起来。师傅疑惑地看着阿翔,问:“什么石头?”阿翔冲着师傅说:“今天拿回来的,黑乌沙,30多公斤,一条二指宽的阳绿色带绕了大半圈,卖了100多万。”说完,转过头问豆豆:“怎么垮了呀?”

豆豆止住笑声:“垮到底了,色贴皮,一点没进,连两毫米都不到,里面一半白肉,一半油青,种还可以,最多十万出头了。”

他又说:“阿翔,幸亏你没切,交给寸叔了,一打开机器盖子,那四个老板当时眼睛就绿了,那个陈胖子冲着寸叔就一顿发火,说寸叔手气太差,今天都切垮三块了,都是几十上百万的,薛总站在边上没敢说话。”

师傅看了一眼阿翔,但没说话。

这时妇人说道:“你们俩可千万别玩赌石,有多少钱都得败进去,听见没”。

俩人连声说:“不赌,不赌。”

吃完饭,师傅下楼了,豆豆帮忙收拾桌子,阿翔服侍母亲回房间休息,他母亲身患多种疾病,不能太累着,又怕冷怕热,才四十多岁人,被病魔折磨得像五六十岁的人。

俩人收拾完,下楼来到院中的茶台,坐下来开始喝茶聊天,过了一会师傅从屋里走过来,看着豆豆正滔滔不绝的讲着这两天切石头的故事,二人静静地听着,偶尔插一两句话。

日落西山,豆豆起身说要去上班,这是瑞宁市的一大特点,玩石头的一般都工作到下半夜。

师傅看豆豆走了,问阿翔:“那块石头你看出来了?”

阿翔说:“我只是猜测,那块黑乌沙表现太好了,很难看到这种表现的石头,我仔细看了看,基本没机会,但对赌石的人来说,诱惑太大了。”

老爷子说:“这些年,你也学了不少,但人心这东西是学不来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抱住平常心,你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阿翔嘻嘻笑道:“您这位大神天天耳提面命,我哪敢越雷池一步。”

师傅又说:“你马上二十了,也该为以后的人生打算打算,不要总守着我和你妈,你混出名堂,你妈才能跟你享享福。”

阿翔站了起来,说:“谨遵师命,我上楼看书去了,茶台您收拾吧。”

“滚,兔崽子”。师傅笑骂道。

回到自己的屋里,阿翔拿起一本教材,仔细阅读起来。

阿翔的小学中学都是在边境学校读的,成绩很好,后来母亲病重,家里立马断了生活来源,不得已他15岁就辍学出去工作,挣得少,母亲看病还得花钱,师傅那边就靠房租生活,也帮不上他什么忙。

他本来工作非常忙,时间又长,但他母亲异乎寻常的固执,硬逼着他自学文化课,几乎天天检查他的学习,只是这几年身体越来越差,才逐渐松下来。

随着年纪的增长,阿翔也逐渐喜欢读书了,但地处偏远山区,书费却是他的一笔大开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