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算命称霸豪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宝儿秦北也)她靠算命称霸豪门最新小说

小说《她靠算命称霸豪门》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易升”,主要人物有宝儿秦北也,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朝刘志国招手,让他在自己对面坐下,细细端详他几眼后,又看了看他的手,便开口道:“晚年得名得利,虽然有钱财,却容易被消耗,并无过多积蓄好在兄弟和睦,夫妻感情深厚,儿孙健康”刘志国听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是是是!”其他人却不这么认为,甚至觉得鹿宝儿装腔作势,说得虽然都对,但知道他身份家庭的人,很容易讲出这些话下一秒,鹿宝儿话锋一转,面色随即严肃起来,道:“面耳发黑,气色蒙灰,元气衰竭,乃是阳……

小说:她靠算命称霸豪门

作者:易升

角色:宝儿秦北也

热门小说《她靠算命称霸豪门》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易升”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老太太握住鹿宝儿的手,满脸慈爱道:“孩子,当初你外婆给你订了娃娃亲就走了,这一走就是十七年,我一直为这事担心,如今看到你找来,我就放心了。”“外婆让我带话给您。”鹿宝儿把玉佩交给老太太道:“这玉佩重合以后,我与秦北也的婚事便由自己做主。”老太太一听,顿时面露紧张道:“孩子,你不会是来退婚的吧?”鹿宝…

她靠算命称霸豪门

第2章 免费在线阅读

“知道了。”秦北也挂了电话,对下属吩咐道:“我回趟家,你们去连云港和黑狼会合。”

秦家客厅。

白逸本来找秦北也有事,但如今受了伤,只能先离开,下次再来。

老太太握住鹿宝儿的手,满脸慈爱道:“孩子,当初你外婆给你订了娃娃亲就走了,这一走就是十七年,我一直为这事担心,如今看到你找来,我就放心了。”

“外婆让我带话给您。”鹿宝儿把玉佩交给老太太道:“这玉佩重合以后,我与秦北也的婚事便由自己做主。”

老太太一听,顿时面露紧张道:“孩子,你不会是来退婚的吧?”

鹿宝儿摇头,道:“婚姻大事不能强求,我与秦北也订婚,是长辈一厢情愿,他甚至都不知情,这对他来说不公平。我这次来,是希望可以和他接触试试,如果性格不合,身份不配,自然是不能成婚。结婚讲究两情相悦,万万不可强求。”

“怎么会强求呢,我们北也自然是同意娶你的。”老太太满口答应。

就在这时候,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进门,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墨发修剪的整整齐齐,一双冷锐的凤眸扫过客厅,让接触到他视线的人情不自禁地感到害怕,纷纷低下头。

“大少爷好。”佣人们齐声打招呼。

“奶奶。”秦北也上前,拔尖的身高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场,妖孽不凡的容颜,让人既害怕他的威严,又不得不硬着头皮悄悄偷看。

鹿宝儿侧目,两人视线交汇……

他浓眉如高山般秀丽,凤眸细长深邃,光亮润泽,含蓄有神,鼻梁高挺坚实,嘴唇削薄,线条明朗。

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被他注视的时候,竟然有种莫名的心慌,血液发烫。

不过这些不好的情绪,都被她淡定地藏了起来。

外婆说,他比她大八岁,生在有钱人家,家教和修养自然是最好的。

如今一见,果然气度不凡。

同时,秦北也也在打量鹿宝儿。

女生墨发如丝,巴掌大的小脸干干净净,唇红齿白,眉宇间纯情清爽,一双如秋水洗过的眼眸,似是宝石般黝黑明亮。

撞入她的视线,仿佛瞬间将人拉入一片仙灵之地,能抚平人心底的嗜血与躁动。

没有人能拒绝得了她这种似是阳光般温和的眼神。

老太太见两人见面,都镇定的不像话,急匆匆地朝秦北也招手,“北也,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与你提过的未婚妻。”

未婚妻?

秦北也回神,冷眉微皱,狭长的凤眸带了几丝探究。

鹿宝儿不自在地别开视线。

两人初次见面,尴尬老太太能理解,可为了以后更好的发展。

她不得已,拉过两人的手,把秦北也的手放在鹿宝儿的手背上。

秦北也想要拒绝,手挣扎开,却被老太太狠狠地瞪了一眼。

她强势地拉过两人的手,狠狠地握在一起。

男人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如美玉雕刻,又大又宽,且温暖的像是一个大火炉。

鹿宝儿小手冰凉凉,被大掌包裹住的手背,像是被烙铁烫了一下,温度一直蔓延到耳朵尖。

秦北也邪魅的凤眸扫到小丫头泛红的耳朵,薄唇冷酷的抿紧。

秦莜莜见两人都牵手了,立即上前气呼呼道:“哥,你可不能随便娶个女人回家。”

她就是不喜欢鹿宝儿,除了长得漂亮,这个乡巴佬,哪里配得上他的男神哥哥。

老太太抬头,使劲地瞪了秦莜莜一眼,对身边的保姆呵斥道:“把三小姐给我带去楼上,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下来。”

秦北也趁着老太太不注意,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

老太太叹了口气,拉住秦北也坐在沙发上解释道:“你自小体弱多病,医生说你活不过八岁。八岁那年,你久病不起,都瘦成皮包骨头,眼看着你快不行了,我碰到宝儿的外婆,是她用折寿的术法救了你的命。她没要回报,只希望你将来能娶宝儿为妻,我就做主为你定下婚约,龙凤玉佩是定情信物。”

秦北也听言,从兜里掏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凤纹玉佩交给老太太。

老太太将两块玉佩合在一起,只听细微的咔嚓声,玉佩紧密地扣上,像是融合了一般,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两块玉佩组成。

秦北也拿过玉佩,圆润的指腹摩擦着上面的纹路,满脸严肃道:“奶奶,订娃娃亲你不觉得这样太草率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是七月山涧里的清泉,让人感觉耳朵都要怀孕了。

鹿宝儿微微攥紧小手,指尖发白。她悄无声息的垂下睫毛,遮住眼底的落寞。

老太太看了眼鹿宝儿,心跟着紧张。

她急忙拍着秦北也的胳膊,冷了脸色道:“你跟我来 。”

老太太把秦北也叫到一边,气急败坏道:“草率?如果不是宝儿外婆,你早就死了。我实话告诉你吧,除了宝儿,你娶不了别的女人。一块玉佩是死物,但你命里带煞,克女人可不是一块玉佩能左右的。只要你跟宝儿在一起,这些煞气就能迎刃而解。”

秦北也冷若冰霜的眼里终于露出了笑意,这笑比之前收拾胖男人的时候还要肆无忌惮,甚至带了几分嘲讽。

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命里带煞,克女人之类的言辞?

老太太气得咬牙,“北也,奶奶的话你不听了吗?”

“不敢。”秦北也从小由奶奶带大,对待奶奶比亲生父母还要尊敬。

知子莫若父,老太太带大秦北也,自然是看出来他对宝儿的不屑和不喜。

她也不指望,他立即喜欢上宝儿。

“你现在送宝儿上楼休息。”老太太严肃道:“她就住你隔壁。”

秦北也勾了勾唇,转身朝鹿宝儿走去。

老太太看着孙子的背影,叹了口气。

也下定决心,只要有她在,秦北也休想冷落宝儿。

楼上,秦北也站在门口,目送宝儿走进房间。

房间面积很大,装修是单调的白色,一张一米八的巨型大床上铺着柔软的丝绸棉被,靠窗的位置放了一张书桌,靠近阳台空白的角落还放了桌子。

鹿宝儿打量完回头对秦北也道:“谢谢!”

“不用,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叫佣人即可。”秦北也抬手看了眼手表道:“我还有事,需要出去一趟。”

话落,他还不忘提醒鹿宝儿一句,“不管你是做什么的,我尊重每一个职业,但请你不要用玄学那一套忽悠我。也别喜欢我,不值得!”

他转身离开,背影冷酷决绝。

鹿宝儿见他消失在走廊,双手握紧了帕子。

他明明高高在上,眼神满是睥睨,仿若这世间万物在他眼里,只是云烟尘埃。

不值得!?

是暗示什么?还是说,想用这种方法让她知难而退?

鹿宝儿放下随身携带的包,将两张黑白照片拿出来摆放在小桌子上,再掏出一个香炉,点燃三支香,跪下磕头。

她做这件事的时候,非常虔诚。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