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美又娇(重生嫡女美又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重生嫡女美又娇)重生嫡女美又娇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嫡女美又娇》是作者 “千桦尽”的倾心著作,白卿言萧容衍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御史中丞之子司马平,见吕元鹏一副吃了酒的憨态,忙拽了拽吕元鹏的衣袖,险些将本就晃晃悠悠站不稳的吕元鹏给拽倒司马平只能长揖到底给蒋嬷嬷赔不是:“蒋嬷嬷见谅,今日元鹏吃多了酒,还望嬷嬷海涵”萧容衍拥着灰鼠皮大氅立在不远处的马车前,身姿挺拔,哪怕立于暗处也难掩其超尘拔俗,十分引人注目见大长公主身边的蒋嬷嬷亲自出来,萧容衍唇角勾起笑意,深邃的眉目间尽是沉着平静秦朗身上沾了些许酒……

小说:重生嫡女美又娇

作者:千桦尽

角色:白卿言萧容衍

武侠修真小说《重生嫡女美又娇》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桦尽”。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刚出酒楼门槛,秦德昭正要上马车,就见表兄御史中丞司马彦的车驾停在了他马车前面,司马彦抬手撩开马车车帘望着秦德昭。秦德昭忙拱手:“表兄……”司马彦脸色不愉:“尊夫人牵扯上人命案的事情半个时辰前已经传到了御史台,德昭还有心情在这里喝酒?!”秦德昭脊背汗毛都竖了起来:“德昭这就回府!”“如今功勋世家风气实…

重生嫡女美又娇

第三十六章:下狱 免费在线阅读

“什么?!”秦德昭自知酒醉,以为自己听错了,“京兆尹是吃错药了吗?无缘无故敢上我忠勇侯府拿有品阶在身的忠勇侯夫人?!”

“大奶奶被夫人发卖的那五个陪嫁丫头,尸身在城外乱葬岗发现了,那几个陪嫁丫头的爹娘认领了尸体。京兆尹这才来咱们府上拿夫人的,府上的仆人正到处找侯爷,等侯爷回去做主呢!”长随哭丧着脸道。

醉酒的秦德昭拍桌而起,眸底尽是凌厉,大怒道:“左不过打死了几丫头,京兆尹府是疯了还是要与本候为敌?”

“不是的侯爷,这几个丫头已经脱了奴籍是良民了,夫人这是沾上人命官司,京兆尹府这才来拿人的!侯爷快回府吧!”长随头冒冷汗,就差哭出来了。

秦德昭的酒醒了一大半,这国公府是有什么毛病,陪嫁丫头用良民?他秦德昭活了半辈子还从没未听说过陪嫁良民的!

“回府!”

长随忙取下秦德昭的灰鼠皮大氅替秦德昭披上,扶着秦德昭下楼。

刚出酒楼门槛,秦德昭正要上马车,就见表兄御史中丞司马彦的车驾停在了他马车前面,司马彦抬手撩开马车车帘望着秦德昭。

秦德昭忙拱手:“表兄……”

司马彦脸色不愉:“尊夫人牵扯上人命案的事情半个时辰前已经传到了御史台,德昭还有心情在这里喝酒?!”

秦德昭脊背汗毛都竖了起来:“德昭这就回府!”

“如今功勋世家风气实为今上所不喜,德昭听为兄一句劝,让你夫人速速随京兆尹府差役去府衙答话,切莫仗着候府尊贵和京兆尹府对抗!如今你候府继母嫡子不睦已然抬到桌面儿上,嫡子秦朗自请去世子位又受圣上赞誉,难保不会有迎合今上的朝臣参你候府一本。届时……今上夺了你候府尊贵也犹未可知!切记……”

寒风迎面一吹,秦德昭整个人立时汗浆凉透。

“多谢表兄提点!”秦德昭态度恭敬。

司马彦叹了一口气,看着秦德昭摇头:“年关了,让你那夫人安生些,别净给你惹乱子!”

说完,御史中丞司马彦放下车帘,让车夫驾车离开。

秦德昭忙吩咐车夫速速回府。

从蒋氏纵女伤了刚嫁入忠勇侯府的白锦绣开始,厄运就如同缠上了他们候府一般,秦德昭此时也恼恨上了蒋氏。

侯府正门已然被看热闹的百姓,和京兆尹府的差役围住,大门紧闭。

秦德昭避开风头,让长随把马车停在了角门,阴沉着一张脸进府。一进内院秦德昭就听到蒋氏在房内打骂下人无用的吼声,他额头青筋直跳,撩起下摆进门。

“侯爷……”

吴嬷嬷见秦德昭进门忙福身行礼。

秦德昭脚下生风,一把扯住蒋氏责打婢女的藤条,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忠勇侯夫人匍伏在软榻上:“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无知毒妇,捅出了天大的篓子还在这里打人骂狗!”

吴嬷嬷一干丫头吓得全都跪了下来,匍伏着不敢抬头。

蒋氏捂着脸,睁大了眼回头看向怒火中烧的秦德昭,原本欲发火,可以想到府门外等着拿她的差役,忙跪行至忠勇侯脚下:“侯爷!侯爷你要救妾身啊!这是国公府要害妾身啊!我昨日上门他们还说那几个丫头的身契在白锦绣的手里,可一转脸怎么那五个丫头就成了良民!国公府这是想要至妾身于死地,侯爷你不能不管!”

秦德昭眉头一跳,整个人反倒是冷静了下来,他略略思索了片刻,眼底透出浓烈的寒意:“你说……昨日他们说了那几个丫头的身契在白锦绣手里?!”

“千真万确,妾身若有虚言,让妾身五马分尸而死!不信……侯爷你问吴嬷嬷!”蒋氏抱着秦德昭的腿,哭得毫无贵妇仪态。

抖如筛糠的吴嬷嬷重重一叩首:“侯爷,昨日老奴陪着夫人登国公府门要接大奶奶回府,来缓和世子爷出府这件事!可白家三姑娘说大奶奶生受咱们姑娘那一石头,就是为了拿命给世子爷出府铺路。白大姑娘还说那五个陪嫁丫头的身契都在大奶奶手里,不知哪家人牙子敢不见身契把人带走!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

镇国公府……秦德昭咬紧了牙关,凌厉的目光让人心惊,吴嬷嬷被吓得连头都不敢抬。

秦德昭闭了闭眼,酒劲儿已经全都过去了:“你且先和京兆尹府的差役们去,我会托人打点,必不会让你含冤!可你如今要是不去……就会连累我们整个候府和你的儿子。”

听到秦德昭这话,蒋氏面无人色一下瘫坐在地上。

忠勇侯府乱作一团,忠勇侯夫人下狱的事情,当天晚上就经由白锦绣留在忠勇侯府的管事嬷嬷传回镇国公府。

这光景一如白卿言所料,她倒没什么可喜的。

在白卿言安置之前,春桃犹犹豫豫来禀,说今天一直悄悄跟着春妍的小丫头银霜来报,春妍今日去前院见了一个小厮。

“见那小厮出府,银霜那个小丫头不知轻重也跟了出去,结果看到那小厮直奔梁王府后门和梁王府的下人耳语,二话不说就冲过去一拳把人打晕扛了回来。刚才她把人丢到了卢护院那里,又喜滋滋跑来清辉院门口,朝我邀功讨松子糖吃……”春桃哭笑不得道。

坐在铜镜前的白卿言本还满腔怒火,立时就被逗得笑出声来:“银霜今年有十四了吧?”

“回姑娘,是十四了,姑娘还记得……”春桃拿过白玉梳子替白卿言梳发。

银霜被沈青竹带回府的时候才十岁,瘦弱不堪不说脑子也不大灵光,可却有着一把子好力气,就因为饭吃的多家里养不起,这才被爹娘给卖了。

银霜跟了沈青竹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身手怎么样。

“明日你去禀了秦嬷嬷,把银霜调来清辉院,让春杏她们好好教教规矩,以后就留在清辉院了。”白卿言说。

春桃唇瓣动了动,想着和春妍一起长大的情分想为春妍求情:“大姑娘,春妍她……”

“放着不用管,派人盯着就是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1天前
下一篇 1天前